打印

[玄幻] 【里丝提露的淫荡自述-月夜响荡曲淫乱同人】(04-05)【作者:超术师】

4

【里丝提露的淫荡自述-月夜响荡曲淫乱同人】(04-05)【作者:超术师】

作者:超术师
字数:38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第四章、解放淫少女真正情欲

  隔天一早除去希露菲露我们全在据点门口的草坪。

  主人的据点是一间装修得简朴高雅的宅邸,为石造建筑,位在离露娜以前居
住的小村庄过数个山头的一处丘陵。

  和卡奥斯隐居的手法相同,宅邸一带的山坡经由空间扭曲,别人以及魔物也
无法闯入,那怕是曾掌握时空魔法精要的卡奥斯。

  没有主人允许,我们这些性奴走不出这片空间,只能在原地打转。

  可是我们依然过得幸福闲适,像今天不出门就和主人与露娜聊天,像吸血鬼
始祖如何诞生、王国暴君被推翻的过程、露娜的道具店老闆女儿卡提身材多贫多
萝…卡提的身材这问题明显是主人提的,又有猎物啦?

  除了聊天,大伙也开始作些自娱娱人的事:主人坐在安乐椅上看王都黑市流
行的蹩足下流小说,露娜自行练习枪法,偶尔向我请教魔法的概念,我则躺树阴
下小睡。话说希露菲露在做啥?主人像是能读心似的对我回话:「希露菲露在自
慰。」差点忘了主人附近的空间一切事物皆在主人掌控,读心也是轻而易举,在
主人面前我们早就没有隐私了。

  「知道就好。」。主人打个响指,出现面积可佔房间墙壁一大半的镜子,接
着说:「来看活春宫吧!」

  「啊…嗯…卡奥斯大人戴绿帽了…请主人用鸡巴惩罚对卡奥斯大人不忠的小
希露吧!」镜子映出银发女子自爽淫叫的过程,希露菲露躺在床上,衣服脱到只
剩一件披肩,小穴插着一根黄瓜,手上的茄子夹在两乳间磨蹭。

  「卡奥斯大人的鸡巴好大啊…人家的咪咪不知道可否满足你…」希露菲露不
偌以往文静,以蔬菜在自己的房间里自渎的神态其妩媚与破身时的徨恐无助判若
两人,显然希露菲露沉浸在被主人跟卡奥斯轮番上阵,夜夜笙歌的淫糜三人行,
有时小黄瓜跟茄子挤压希露菲露硬挺的乳头。

  不一会儿两根齐上同插一穴,插完再把小黄瓜缓缓塞入屁眼,「喔…!主人
的鸡鸡塞满人家的屁屁…人家不能让卡奥斯大人继续戴戴绿帽了,穴穴就给卡奥
斯大人,后门就给主人玩吧!」看到这里,我和露娜的蜜汁早就流的整个草地都
是,给地上的草做很多嫖客最喜欢的淫水灌溉。主人也打枪打出白里带黄腥臭却
足以让圣女变娼妇的欢愉气味。

  主人下达命令,内容相当简洁:「干她。」并走向镜子。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你…你都看到了?」冷不防穿墙出现的两女一男,吓
得希露菲露两穴一紧,主人先发制人进行言语挑逗:「原来你想被更多男人玩啊!
表面上厌恶我,叫主人的声音听起来还真嗲。」

  主人边说边将双手伸往希露菲露阴部,慢慢抽出淫欲幻境里作为男根的两条
棒状蔬菜,拔的时候还刻意转动手肘。阴道与肛门内壁的摩擦,使希露菲露发出
比自爽时更令人酥麻的叫声。

  我接过主人手上的小黄瓜,上面沾了些黏液,却没半分屎点,看来还挺乾净,
又尝了一口,这侵犯过希露菲露后庭的黄瓜不但没有一点屎味,还有一点清香。
作为以人类为素材诞生的使魔,希露菲露的肉体不但不髒,还增添食材的催情效
果。

  露娜在一旁津津有味的舔着沾有欲女酱汁的茄子,接着塞入下体前后抽动。
「鸡巴…雷比亚鲁的鸡巴…露娜想要…」我问:「希露菲露的女汁味道如何?」
露娜边解开衣扣边喘着回应:「这样的美味…哈…哈…,能就近吃到真是太好了
…」

  现在是露娜与主人调戏希露菲露这个闷骚的女孩,撕开贞节的帘幕,解放其
淫荡本质的时刻。主人躺在希露菲露旁边,露娜依偎在希露菲露怀里,双姝的身
高差让露娜更显的小鸟依人。主人的读心能力使言语成为有效的调教工具,「你
想被卡奥斯与我轮奸,是吧?」「是…」「里丝提露吻你你开始对她动心,是吗?」
「才没有…」

  「胡说,你脑子里在肖想与她在浴室里互玩性器,呦,你也开始垂涎女人了。」
讨厌,被你看出来了「」想当露娜的女朋友吗?「」你都读的出来还要问我吗?
没错,我就是要成为露娜的女朋友,这个背叛朋友的婊子不配当我朋友,她只能
当我的女人!「

  「我好高兴。」露娜介入了主人与希露菲露的话题,「我真的好幸福,刚开
始被强奸我很痛、很怕。可是痛过之后的舒爽让我爱上好多人,雷比亚鲁、里丝
提露、主人,他们玩我、插我,但在对方的肉体上,不再有种族与性别个隔阂,
留下的,只有让人忘却烦恼,连结彼此的那最纯粹的欲。」

  「满嘴歪理的母畜吟游诗人。」希露菲露说这话时的口气不是生气而是调侃,
随即妩媚一笑:「不过『女』朋友的歪理我欣然接受。」

          第五章、冰释前嫌的乱交(上)

  「到底要不要作?」已褪去衣物的我,面对有着强健鸡巴的男人与彼此拥吻
开始上下其手秀恩爱的两个女孩,根本无法忍受即将喷发的淫水与欲火。舔了舔
嘴唇,我上了床,握住主人的男根上下搓动。

  「废话,你们就是为了给我干才存在的。」主人看着俯在胯下玩屌的我如是
说。然后弯起腰,爱抚起我的大乳房。「不过凡事总有先后顺序,正宫优先。」
主人讲正宫这个字眼听了悦耳,加上奶子又揉又压,乳蒂时而转动,时而轻拉。
我的脸上流露出流露出性奴地位被重视的幸福桃红,羞捻地回应:「是,我的主
人。」

  可爱的二房与三房也脱得精光打得火热,这次希露菲露先攻,她不想老当任
人摆佈的受,飢渴地以两根手指快速摩擦与我的脸蛋乳尖同样美艳的桃红小穴,
不时轻弹充血硬挺的阴蒂。露娜张开双腿,激烈的娇喘:「嗯…晤…原来你也这
神勇,人家快被你征服了…」

  摇身一变成为妖艳淫妇的希露菲露兴奋道:「你年纪比我小性奴排行却比我
高,不在床上征服你难消我被强奸的心头恨。」露娜陶醉在性器被美人纤指拨弄
的快感中,爽得难以回话。希露菲露看露娜只顾着享受。於是改变体位,把下体
朝向露娜的脸,语气有些强硬的说:「换你服务。」

  「后宫间爱的交杯酒看来还真美味呢!啊主人不要停,继续插进来!」看着
两女啜饮对方性器,我这边也进入了激烈的体液交流,主人坐在上方抽插,我的
淫水湿润了主人的鸡巴,淫水的湿润让鸡巴肆无忌惮的一而再再而三的玷污吸血
鬼始祖门户,阴户以紧缩内壁对侵犯的大屌作最后的抵抗,抵抗自然是无效,还
增添主人的兽性:「里丝提露的小穴夹得这样紧,当正宫很爽吼!」

  「是…一人之屌下,众女之穴上,你奸我,我搞其他女孩,一想到这我就希
望雷比亚鲁和卡奥斯也来干我,我有点遗憾他们不把我当女人看,从没有过性行
为什么…」随着势如破竹的射精,我瘫在床上,虚脱的表达淫意:「你可以把我
当性奴,但也可以把我的当水性杨花的妻子吗?我想爱你…还有雷比亚鲁他们…」

  「不行,雷比亚鲁是我的。」「卡奥斯大人没死也不会跟你这千年老处女打
炮啦!里丝提露大人。」跨越友情的藩篱,走入女女爱的两个妮子刚玩得香汗淋
沥,转而向男人索求满足。我看向希露菲露:「千年老处女是禁句,再说我已经
不是处女了,你再讲我就在让你尝尝『前老处女』的寝技。」

  希露菲露跟个任性小鬼一样倔强的反唇相讥:「老处女!老处女!老处女!
如果能跟身材好又淫荡貌美的『老处女』上,我很乐意叫到你烦。」说完在我的
乳尖上捏了一把泌出的奶汁,舔了舔手指道:「好好喝。」。随即对露娜说:
「轮到我们了。」

          第五章、冰释前嫌的乱交(下)

  之后就是我以外的三人混战,希露菲露跟我说话时,露娜就开始调戏主人,
她头靠着主人结实的胸膛,手温柔地抚摸主人的阴囊。这一摸主人的淫根又一次
勃起,希露菲露不甘示弱也加入战局。

  有过上次强奸的经历,对於口交乳交有些心得的希露菲露也是先行此招,舌
头舔吮龟头,不比我的欲色爆奶差的雪白美乳二度包覆足以让所有女人爽上九霄
的擎天肉塔,露娜方面,她一手抱着主人,让主人的脸凑向比我及希露菲露小些
的咪咪,不过经由连日搓揉加上情欲喷张,露娜的乳量现在比以往膨胀许多,大
小已可进行勾引男人视线的乳摇,乳房外型也更成熟妖艳。好色如主人当是按捺
不住,伸舌品嚐软中带硬的「奶」糖球。

  主人舔着露娜的乳头,接着把乳头含在口中吸吮,啾…啾…,随着吸食的声
调,露娜也如有默契的呼应起主人贪婪的吸奶声发出了同样步调的喘息声。

  无独有偶的希露菲露也以相差无几的频率搓动大奶摩擦肉棒,在这种配合下
主人射出的精液非是过往激烈的大暴射,而是有规律的定量流入希露菲露口中,
希露菲露今日有幸精液浓汤吃个饱,舔了舔唇,希露菲露带着淫笑张开双腿,稀
疏银毛点缀的下体慢慢吞噬巨塔,爽上天际。

  啊…嗯…,希露菲露发出那不分男女皆能神魂颠倒的呻吟声在主人身上扭腰
抽动。异於当时被硬上内射,现在攻受逆转,希露菲露成为玩弄肉体的一方,露
娜则接替我的位子,担当另一行淫者,只是被亵玩之人是个享受美女主动爱抚榨
汁的强悍男子。

  露娜的胯下压在主人脸上,主人来者不拒,尽情品嚐着由少女成长为妖妇的
成熟小穴。看着希露菲露激烈晃动的淫荡奶子,露娜也忘我的玩弄起自己的奶子,
与希露菲露一同陶醉在逆强奸的欢愉。

  我一边挤奶自慰,一边看着三人不间断的高潮,以及不断更更迭的体位。两
个少女的身体各处沾满了精液,嘴巴、阴穴、屁眼皆饱嚐棒刑侍候,也流泄出不
少白色透明黏液,作为床上征服王,性玩具烙印的染料永远不嫌多。吻过主人,
我自然也被主人射了一脸。

  被这么一搞,希露菲露不再掩饰自己真正的情欲,也变得浪荡风骚。她学我
不穿内衣裤,方便解开袍子与主人交媾;常常躺在餐桌上用黄瓜等棒状蔬菜自慰,
以从卡奥斯学来的炼金术制作各种春药及情趣用品玩弄我与露娜…各种淫贱说不
尽,她总如此表示:「反正主人都看透了,你这婊子还不拉开衣服?」

  我在喂奶时享受着希露菲露日益精湛的舌技,喂玩奶我也总是这样讲:「毋
庸置疑,敢说我婊子,果真是我的好希露。」

  希露菲露躺在我的双乳间回话:「是的,里丝提露大人。」随即又悄悄地说:
「我也是专属於卡奥斯大人、里丝提露大人、主人的专属婊子喔!」讲这么小声,
看来还是会害羞嘛!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7-12-8 00:05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7-12-8 20:51
4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2-13 1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