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杂文] 看多了AV片,用AV片写本《AV经济学》,再拿个诺贝尔经济学奖

本主题由 微嗔 于 2018-3-28 15:23 提升
引用:
原帖由 萧山一夜 于 2018-3-28 17:53 发表
对楼主的帖子粗粗的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楼主的ID
脑子突然出现了国富论的一个译者名字,郭大力
楼主的言论果然也是大力出奇迹,深感拜服。引用各方名家观点,精彩迭出。
对于楼主要写一本新经济学,实话说,这个 ...
感谢支持和您推荐的书。今晚应该写东西的,然后明天发出来的,看到大家的支持忍不住搞了点小酒,再欣赏欣赏波多野结衣。。
   至于新经济学是否能成,我也不知道,就当一辈子的目标,人总要有点目标的吗。。凡事不强求。。
  哲学,其实我一窍不通,我都是交给我的伙伴去搞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zhongguomilf 金币 +6 认真回复,奖励! 2018-6-14 21:46

TOP

论坛里果然是藏龙卧虎,不过要是能更深入浅出、通俗易懂些就好了
还有下文吗?期待会更加精彩。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zhongguomilf 金币 +2 认真回复,奖励! 2018-6-14 21:47

TOP

感觉像大忽悠
只是看av片多不可能写的出av经济学,不了解av行业动态,相关信息,历史,而是用经济学者独有的空想能力进行补充
我觉的吧,天荒夜谈
要不改改标题吧,改为看av片经济学,这样范围小点,难度也小点,也更有针对性和切合自己的经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zhongguomilf 金币 +5 认真回复,奖励! 2018-6-14 21:47

TOP

有一本书,叫做日本AV映像史,重点参考过的,淘宝有销售。。我当然不会只看AV片就写。其实后面内容已写好,但是还有瑕疵,而我光顾着研究好酒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zhongguomilf 金币 +3 认真回复,奖励! 2018-6-14 21:47

TOP

版主留言
微嗔(2018-4-4 21:43): 雷大全你好,根据无色版的版规,这里的主题是不能跟帖更新的,如果像跟着前文的话题和思路续写,必须要开一个新的主题。还望见谅~
俗众的迷信及狂妄,常起于心中的忧郁或悲观情绪。一大部分人民的这种情绪,不难由绘画、诗歌、音乐、舞蹈,乃至由AV戏剧表演消除。所以,为着自己利益,在不流于伤风败俗的范围内,专以引人发噱,叫人解闷,而从事这些技艺的人,国家当予以奖励,或者完全听其自由。煽动俗众的狂信者,总是恐惧公众娱乐,厌恶公众娱乐。由娱乐引起的快适与乐意,与最适合他们的目的,最便于他们的煽动的心理,是全然相反的。加之,AV戏剧表演,常会揭穿他们的奸诡手段,使其成为公众嘲笑的目标,有时甚至使其成为公众憎恶的目标。因此,AV戏剧一项,比其他任何娱乐,更为他们所嫌忌。
                                        ————亚当斯密 《国富论》
             第一章:从解释《国富论》开始
     大家好,我叫雷大全,中国人,目前在基国做经济学教授。
      基国是哪里,是个什么样的国家,我又怎么会做基国的经济学教授的,不是今天的主题,我们后面会讲到。
     讲授经济学是个严肃的事情,每次讲课,我都会穿着和全球各国领导人出席正式场合穿的一样的衬衫——鲁泰 ·格蕾芬牌衬衫来授课,
     不过,我在基国讲经济学和其他国家的经济学课堂很不一样,因为,每次上课,我都会给同学们放几部AV片,通过AV片来学习经济学。我的经济学课,是基国最受欢迎的大学课程,没有之一。
     今天,是新学期经济学的第一课,我给大家放了两个AV片。一个是森奈奈子的《剧场之舞(juc—589)》,一个是DEVON的《跳舞女郎(脱衣舞娘)》。森奈奈子被称为日本最完美的女优,而DEVON主演过最顶级的AV大片《island fever》和《女海盗》。两位女演员分别是日本和欧美最红的明星之一。
    这两个片子的内容都差不多,就是东方和西方的剧场内,优秀的女优为大家进行表演。
    没有看过森奈奈子和DEVON两位优秀艺术家的表演,是人生的一大遗憾。
    我为什么要在经济学的第一课放这两个片呢?
我从下面这段话说起好了:“俗众的迷信及狂妄,常起于心中的忧郁或悲观情绪。一大部分人民的这种情绪,不难由绘画、诗歌、音乐、舞蹈,乃至由AV戏剧表演消除。所以,为着自己利益,在不流于伤风败俗的范围内,专以引人发噱,叫人解闷,而从事这些技艺的人,国家当予以奖励,或者完全听其自由。煽动俗众的狂信者,总是恐惧公众娱乐,厌恶公众娱乐。由娱乐引起的快适与乐意,与最适合他们的目的,最便于他们的煽动的心理,是全然相反的。加之,AV戏剧表演,常会揭穿他们的奸诡手段,使其成为公众嘲笑的目标,有时甚至使其成为公众憎恶的目标。因此,AV戏剧一项,比其他任何娱乐,更为他们所嫌忌。”
  吧 这段话的出处是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国富论》这本书,被评为影响人类历史的最重要20本巨作之一,这本书的也被称作经济学的“圣经”,自1776年出版以来,迅速影响了整个欧美大陆,也影响了后面300年的经济学发展,这是现代经济学思想的总源头,可以说,今天的每一个经济学观点,每一项经济政策,背后都有《国富论》的影子,如果不能了解《国富论》到底说了什么,包括它的缺憾在哪里,则不能理解后代300年的经济学。不过,很可惜的是,根据经济学家读书从不认真这条定理,这本书,90%以上的学经济学的人都没认真读过或者读懂(一点也别惊讶,事实如此)。
     著名的《文明史》(1869)一书作者Baker说:“从最终效果来看,《国富论》这也许是迄今最重要的书。”他认为,这本书“对人类幸福作出的贡献超过了所有名垂青史的政治家和立法者作出的贡献的总和。”
     亚当·斯密在历史上是个怎样的人呢??
英格兰银行2007年4月13日发行了新版二十英镑纸币,其正面仍是英国女王头像,新钞票的背面是亚当·斯密头像。这是英格兰银行纸币上首次出现苏格兰人的头像。
对英国人而言,英镑纸币凝结了国家的骄傲。正面的女王画像象征着英国的国体,背面的名人像简直就是一部微缩的“英国史图册。”和亚当·斯密一样等上英镑钞票的是牛顿、南丁格尔、查尔斯·狄更斯、莎士比亚、达尔文等这些声震全世界的名字。
《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100位名人排行榜》是近年来的一本畅销书,作者是一位速来喜爱历史的美国应用物理学家,他从百科全书所收的近两万人中选出100位,按其对人类历史进程“影响”的大小排列,其中不仅有政治家、军事家、发明家、宗教领袖,还有科学家、思想家和诗人等。这本书可能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和不足,对其价值也不能估计过高,但这是一本严肃绕有兴味的书,具有一定参考价值。使我们感兴趣的是,在该书所论列的100人中,亚当·斯密名列30位。作者评价斯密是第一个将经济学理论完整化和系统化的人,并未该领域未来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排在亚当·斯密前面的是耶稣、释迦摩尼牛顿、孔子、爱因斯坦、哥伦布等,第29位是成吉思汗,拿破仑(34位)和爱迪生(35位)都要排在亚当·斯密后面,希特勒排在39位,柏拉图列第40位,贝多芬列45位。
    李嘉图的著名信徒麦克库洛赫:“……斯密博士是政治经济学现代体系的真正创始人。或许可以说他留给我们的不是一本完善的著作,但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他留给我们的已经是一本较过去问世的任何著作包含着更多有用真理的著作。他指出并且铺平了一条道路,循着这条道路,以后的哲学家鸡油可能完成许多他所没有完成的东西,改正他曾翻过的错误,并作出许多新的和重要的发现……斯密博士的著作,都必须放在那些有助于人类自由、开化和富裕等著作的最前列。。”
    伟大导师马克思对亚当·斯密的评价是:“古典政治经济学最优秀的代表人物”,“在亚当·斯密那里,政治经济学已经发展为某种整体,它所包括的范围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形成。”
亚当·斯密发现的自然规律,犹如牛顿的经典力学定律,其经济理论就是经济学领域的“牛顿定律”,是支撑西方经济学的基石。
亚当·斯密的朋友说出来也是各个如雷贯耳。他最好的朋友是大卫·休谟,伟大的哲学家。他曾经与发明家瓦特共事,并为瓦特修建了一个车间。他在法国的时候和文学泰斗伏尔泰会面五六次之多,斯密后来总是怀着激动的心情回忆同伏尔泰的会面。从苍天那里取得了雷电、最伟大的美国人之一富兰克林也是亚当·斯密的密友。英国最伟大的首相(记住:不是丘吉尔)小威廉·皮特是他的信徒加密友。其他像杜尔阁、魁奈、特朗钦、福尔斯、威尔逊等各个都是当时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和卢梭也有过接触,因为他在给大卫·休谟的信中称呼卢梭是一个十足的无赖。
     1763年之前,亚当·斯密一直在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工作,历任教授、财务主管、副校长。格拉斯哥是全球最老的十所大学之一,培养出了七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和两位英国首相。该大学最出名的两位人物一个是今天的主人公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另外一位就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瓦特。
1763年1月末,斯密在伦敦回见了他的学生巴克勒公爵,2月初他们启程前往法国,从此开启了他为期两年零八个月的游学生活。斯密和巴克勒公爵先后在巴黎逗留十天,在图卢兹一年半,在法国南部旅行两个月,在日内瓦两个月,最后又在巴黎待了十个月。
在法国期间,斯密同巴克勒公爵一起,应朋友之约游览名胜,拜访名流,经常出入各种文学沙龙和社交沙龙,结识了不少朋友,这使斯密得以有机会深入观察和了解法国社会以及上流社会及其知识分子的状况。
这次法国之行,彻底改变了亚当·斯密的人生,也彻底改变了经济学。
在没有互联网、电视机甚至广播的时代,从17世纪开始,法国人发明了一种著名的社交场所,戏剧家、小说家、诗人、音乐家、画家、评论家、哲学家和政治家和名媛贵妇聚集在此,他们志趣相投,聚会一堂,一边呷着饮料,欣赏典雅的音乐,一边就共同感兴趣的各种问题抱膝长谈,无拘无束地在沙龙里传播信息,高谈阔论,制造舆论。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沙龙。
像亚当·斯密这样博学的大学教授、哲学家,来到法国,当然被邀请去参加沙龙,认识更多的朋友,伏尔泰、魁奈、卢梭、杜尔阁了等名人就是在此相识的。而且在沙龙上,还再次见到了老朋友,全世界都敬仰的名人---富兰克林。
     但是,最让亚当·斯密震撼的是,在法国的沙龙里,居然可以看到现场版的爱情动作表演,这对沉默保守的英国人来说,恰如当年看惯了《四枪》《有极》等超级大烂片的中国人,突然看了IMAX的3D版本的《阿凡达》,惊的是目瞪口呆、心潮澎湃、血脉贲张。
我之所以在经济学的第一课给同学们放森奈奈子的《剧场之舞》和DEVON的《跳舞女郎》,就是因为他们剧中所体现的就是亚当·斯密当年所看到的场景的还原。
参加过几次沙龙,在思考了五万遍“爱情动作”在法国居然可以自由表演之后,亚当·斯密给休谟的写信(1764年7月5日)中说:“我已经开始写一本书了。”斯密这里所说的开始写的书,就是后来的《国富论》。该书综合了前任各家所长论及了经济增长、分工、交换、收入、增长、人口、税收、教育、殖民地等等各个方面,但是,最有影响力的,却是本书提出的“看不见的手”的原理,经济学的第一课,就是要讲解该原理。这是《国富论》最核心、最精华的部分讲,不理解这个,真的就不能理解以后的整个经济学体系,看到什么凯恩斯主义、奥地利学派、芝加哥学派、理性预期学派等名词必然会头大不已,被经济学的黑森林给吞噬掉。
亚当·斯密本来只是想论证人人有自由选择职业的权利,比如可以自由的做女表演艺术家,他的论证也是从反对英国人没有自由选择职业的权利开始,没有想到,却由此出发反对了各种不自由的经济政策和重商主义和重农主义的观点。
我们就从亚当·斯密反对英国人不能自由择业开始挨个了解。
            人应该自由的择业
亚当·斯密最开始的文章,本来想写的是为什么一个女子要经历七年的学徒期,才能正式开始爱情动作艺术表演工作,而且为什么各种职业享受的学习待遇不同,为什么不能自由的选择爱情动作艺术表演的地点。
他在《国富论》里是这样写的。
欧洲政策主要是依以下三种方式促成这样的不均等的:第一,限制某些职业中的竞争人数,使其少于原来愿意加入这些职业的人数;第二,增加另一些职业上的竞争,使超越自然的限度;第三,不让劳动和资本自由活动,使它们不能由一职业转移到其他职业,不能由一地方转移到其他地方。
第一,欧洲的政策,由于限制一些职业上的竞争人数,使愿加入者不能加入,所以使劳动和资本用途所有利害有了非常大的不均等。同业组合的排外特权,是欧洲政策限制职业竞争人数的主要手段。有组合的行业的排外特权,势必在特权设立的城市中,只许那些有经
营此业自由的人相互竞争。得到这种自由的必要条件,通常是在当地有适当资格的师傅门下做学徒。组合的规则,有时限定各师傅所得容纳的学徒人数,通常规定学徒的年限。这两种规则的目的,在于限制各该行业上的竞争人数,使愿加入者不能加入。学徒人数的规定,是直接限制竞争,而长的学徒年限的规定,由于增加学习费用,间接限制竞争,但同样有效
果。
     设菲尔德的刀匠师傅,依组合规则,同时不得有徒弟一人以上。诺福克及诺韦杰的织匠师傅,同时不得有徒弟二人以上,违者每月科罚金五镑,向国王缴纳。英格兰内地及英领各殖民地的帽匠师傅,亦不许同时有徒弟二人以上,违者月科罚金五镑,半归国王,半归向记录法庭控告的人。这两项规定,虽曾由王国公法确认,显然是按照设菲尔德制定规则的
这种组合精神制定的。伦敦丝织业,组合不到一年,就制定各师傅不得同时有徒弟二人以上。后来,通过议会的法令,才把这规则废止了。
往昔,全欧洲大部分有组合的行业,似乎都把学徒期限定为七年。所有这样的组合,往昔都称为university,这确是任何组合的拉丁文原名。铁匠university,缝工university等等,在古时都市的特许状中,常可看见。今日特称为大学(university)的这个特殊团体,设立之初,获得文艺硕士学位所必需的学习年限的规定,明显地是以往昔有组合行业的学徒年限的规定为范本的。一个人,想在普通行业上,获得称师受徒的资格,就得在具有适当资格的师傅门下做学徒七年。同样,一个人想在文艺上成为硕士、教师或学者(此三者在往昔是同义语),取得收受学生或学徒(此两者原来亦是同义语)的资格,也得在具有适当资格的硕士门下学习七年。伊丽莎白五年所颁布的通常称为学徒年限法令规定,此后无论何人,至少须做七年学徒,否则不许从事当时英格兰所有的一切手艺、工艺或技艺。于是以前英格兰各地许多特殊组合的规则,都成了市镇一切行业的公法。该法令所用的词语,极为笼统,似包括王国全部,但在解释上,其适用范围,只限于各市镇。按照解释,-个农村劳动者,可搞几种不同的工艺,尽管他对于每一种技艺都未曾从师学习七年。为便利农村居民,一个人兼搞几种工艺,是必要的,而且要把一定人数分给每一种工艺,农村人口往往是不够的。
    长期学徒制,并不能保证市场上不常出现不良作品。要是市场上常有不良作品,那一般地说不是无能的结果,而是欺诈的结果。最长的学徒年限,也不能保证没有欺诈。所以,为防止此种弊害,需要有一种完全不相同的法规。金属器皿上刻有纯度记号,麻布和呢绒上印有检记,对购买者所给与的保证,比学徒法令所给与的保证大得多。购买者判别货物,一般只看记号或检印,绝不会认为,制造货物的工人曾否做过七年学徒,是值得查问的。
长的学徒年限,是全然不必要的。比一般手艺高得多的技艺,如挂钟手表的制造,并不含有需要长期教授的神秘技术。诚然,这些美妙机器的最初发明,甚至用以制造这些机器的一些器具的最初发明,无疑是经过长久时间和深湛思索之后才作出的作品,并且可公公正正说是人类发明才能的最可喜成果之一。但是,当这些机器和器具,一经发明好了,一经理解好了,那末,要详详细细地,给少年人讲解,怎样使用器具,和怎样做机器,大概不需要几星期以上的讲授时间,也许只需要数天的讲授时间。就一般机械工艺说,数天讲授时间,一定就够了。诚然,就普通手艺说,要
然而,事实上除了所谓美术及自由职业,恐怕没有一种职业象农业那样需要种种复杂的知识和经验的。用各国文字写成的关于农业的不可胜数的书籍可以证明,连最有智慧、最有学识的国民,也不认为农业是最容易理解的。而且,如果我们想从那些书籍,获得一般农民通常都掌握的关于各种复杂操作的知识,也是办不到的,尽管一些无聊作家,在说到一般农民时,有时爱用轻蔑的话。反之,就普通机械工艺说,所有操作都可在薄薄数页的小册子里附加插图,作详尽明了的说明。现在法国科学院所刊行的工艺史,对于某些工艺,实际上就是用这个方法说明的。此外,必须随天气的变更以及许多意外事故而变更的操作方法,所需要的判断与熟虑,比永远相同或几乎完全相同的操作方法所需要的多得多。
      此外,按照这法令用语严格的解释,则其适用范围,又只限于伊丽莎白五年以前在英格兰境内建立的行业,而没有扩到以后新建立的行业。这种限制,引起了几个区别,作为政策的规定,这些区别是再愚蠢不过的。例如,按照裁定,马车制造人,不得自行制造车轮,亦不得自行雇人制造,他必须向车轮匠购买。因为车轮制造业是伊丽莎白五年以前英格兰已
有的行业。但车轮匠,即使没有在马车制造匠门下做过学徒,却不妨制造马车,或雇人制造。因为马车制造业是学徒法令颁布以后英格兰才有的行业,所以不受该法令的限制。在曼彻斯特、伯明翰和沃弗汉普顿等地,有许多制造业,就根据这种理由,不受学徒法令的拘束,因为它们是伊丽莎白五年以后在英格兰建立的。就法兰西说,学徒年限,各市不同,各业也不同。在巴黎,虽大多数行业以五年为期,但一个人想取得某种行业上的师傅资格,他至少还须再作五年帮工。在以后这五年间,他被称为师傅的伙伴,而这五年期间,称为伙伴期间。
      劳动所有权是一切共他所有权的主要基础,所以,这种所有权是最神圣不可侵犯的。一个穷人所有的世袭财产,就是他的体力与技巧。不让他以他认为正当的方式,在不侵害他邻人的条件下,使用他们的体力与技巧,那明显地是侵犯这最神圣的财产。显然,那不但侵害这劳动者的正当自由,而且还侵害劳动雇用者的正当自由。妨害一个人,使不能在自己认
为适当的用途上劳动,也就妨害另一个人,使不能雇用自己认为适当的人。一个人适合不适合雇用,无疑地可交由有那么大利害关系的雇主自行裁夺。立法当局假惺惺地担忧着雇主屋用不适当的劳动者,因而出于干涉,那明显地不只是压制,而且是僭越。
亚当·斯密和他的好朋友大卫·休谟私下里说过:“七年的学习啊,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经过七年,都人老珠黄了,再去从事爱情动作表演,还有人看吗?”大卫·休谟表示严重赞同。

亚当·斯密所言甚是,但我这里要说一下的是,亚当·斯密抨击的是英国的是《学徒法案》(又名《工匠法令》),后人认为造成这一切是是因为重商主义的思想所致,可惜,这么认为是不对的,这忽略了当时实际的历史条件,而归咎于个别人的重商主义思想,我在本章结束部分会解释实际情况和什么是重商主义,此处不多言。

     第二,欧洲的政策,增加了某些职业中的竞争,使其超过了自然的限度,因而使劳动和资本的各种用途的所有利害有了另一种即和上述不相同的不均等。
由于人们认为,给某些职业培养适当数目的人材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有时由公共团体,有时由热诚的私人捐助基金者,为此目的,设置了许多奖金、助学金、奖学金、苦学生津贴等等。结果,就使这些职业的人数,大大超过自然的限度。我相信,一切基督教国家,大部分牧师的教育费,都是出自这个来源。完全由自费受教育的,不多见。所以,那些自费受教
育的人,所花的长久时间和巨大费用以及所下苦功,未必都能获得相应的报酬,因为教会中挤满了愿意接受比他们应得报酬低得多的报酬的人。这样,富者应得的报酬,就因贫者的竞争而被夺去了。我们把教区牧师助理或教堂牧师同一般行业的帮工比较,未免有失体统,但教区牧师助理或教堂牧师的薪水与帮工的工资,却可正当地视为有同一性质的。
通常叫做文人的那班落魄的人,在欧洲各地,这些人大部分是为要供职教会而教育出来的,但有种种原因,使他们不能取得圣职。所以,他们的教育一般都是出于公费,而他们的人数到处又是那么多,使得他们劳动的价格,通常极其低微。
反而,那些泥水匠啊、装卸工啊,因为没有受什么公费的教育,所以他们的待遇高于这些因为公费教育出来的圣职人员和落魄文人。
亚当·斯密的这段论述,其实特别适合解释今天为什么大学生毕业的工资待遇还不如市面上的蓝领工人。我的大学和研究生都是在中国读的,深深的知道中国的大学学费相当低廉,我曾经和一个中国的大学校长聊过,他说,就学生这点学费,还不够还银行的利息的。我以清华大学为例,清华的学费(非艺术类)为每年5000人民币左右,而美国比较不错的大学的学费基本都是每年45000美金,所以有美国人50岁才能还完学贷的说法。有人可以激愤的说上不起学,但义愤归义愤,事实归事实,中国大学的教育费用,真的不高。因为廉价的大学教育费用,中国每年毕业的大学以上文化程度的毕业生已经近800万人,抵得上很多小国家的人口,如此多的数量,才会出现“高楼大厦”里的白领其实才是社会最底层,建筑工人反而收入很高的现象也就很正常了。
当然,不能仅仅因为工作的收入来评价公费教育的作用,如果那样,本书真就成了和本书最反对的市场原教旨主义者一样了。
社会应该允许别人有做AV女演员的自由,但是社会的责任却应该是不创造逼人被迫做AV女演员的土壤。
亚当·斯密在论述了超过自然限度的某些职业人数之后,忍不住谈到了AV女演员行业。
他说:“AV女演员真是英国最美丽的女孩子。”
      “世上有几种非常适意而优美的才能,若能取得,定能博得某种赞赏,但若用这才能来谋利,世人就会根据意见或偏见认为是公开出卖灵魂。因此,为谋利而运用此种才能的人,所得金钱,不但须补偿他学习这种技能所花的时间、工夫和费用,且须补偿他以此谋生而招致的声名上的损失。AV女优、歌剧唱角、歌剧舞蹈者等所以有非常大的报酬,乃是起因于这两个原则:一,才能罕有而美好;二,由于运用这才能而蒙受的声名上的损失。我们在一方面鄙视其人格,在另一方面却又对其才能给与非常优厚的报酬,这乍看起来,似乎很不合理。其实,正因为我们鄙视他们的人格,所以要厚酬他们的才能。假若世人对于这些职业的意见或偏见一旦改变,他们的金钱报酬很快就会减少。因为更多的人要从事这些职业,而竞争势必使他们劳动的价格很快降低。这类才能虽不是一般才能,但绝不是象世人所想象的那么稀罕。完全具有这种才能而不屑用以图利谋生的人,实不在少数。更多人能学得这种才能,如果运用这种才能来谋生不致于损害名誉的话。”
亚当·斯密这句话真是恰如其分,在日本曾经产生过一个巨大的争论,为什么科学家的收入远远不如波多野结衣和苍井空这样AV女明星。那么我们反问之?既然AV女明星收入如此之高,为什么你不然你的孩子去做呢?甚至说,你可以不让你的孩子去做,你可以建议公立的学校开这门课的教育啊,让政府掏钱来培养更多的AV女演员,供给多了,她们的收入就下来了。其实,不仅仅是因为AV女优们漂亮,恰恰是因为她们的不名誉,造成了供给偏少,所以物以稀为贵,才会出现她们的收入远远高于科学家的现象。而且,最重要的,是大家之看到的台面上最出名的几个女明星,殊不知,当那些研究科学的学子们在舒适的教室、实验室享受着政府掏钱的待遇和别人艳羡的目光的时候,绝大多数AV演员却在新宿的街头风餐露宿,食不果腹,还要备受黑社会的欺凌,中国有句话,叫做“一将功成万骨枯”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第三,欧洲政策,妨碍劳动和资本的自由活动,使不能由一职业移转到其他职业,由一地方移转到其他地方,从而使劳动和资本不同用途的所有利害,有时候出现令人非常不愉快的不均等。学徒法令,妨碍劳动的自由活动,甚至使劳动在同一地方不能由一职业转到其他职业;同业组合的排外特权,妨碍劳动的自由活动,甚至使劳动在同一职业不能由一地方转到其他地方。
我们时常看到,一种制造业的劳动者获得高工资,而另一种制造业的劳动者却不得不满足于最低的生活费。前一种制造业,处在前进状态,不断需要新的劳动者,后一种制造业,处在衰退状态,劳动者的过剩,不断
    英格兰境内,相距不远的各地方的劳动价格,很不均等,这也许是起因于英格兰的居住法,那种法律使无证书的贫民不能转地劳作。诚然,康健而勤勉的独身者有时也可以由于宽容而无证书而在其他教区得到居处,但有妻室子女的人,要作此种尝试,就不免要为大多数教区所斥逐。而独身者,要是后来结婚,也将同样被斥逐。因此,在英格兰,不能象在苏格
兰以及我相信在居住方面没有障碍的所有其他国家那样,一个教区劳动力的不足,都可由其他教区劳动力的过剩得到补救。在这些国家,在大都市附近或在对劳动有异常需要的地方,工资有时高些,而距此等地方愈远,工资使越接近于那国家的工资一般水平,但象英格兰邻近各地方的工资,有的肘候突然发生的莫明其妙的差异,却是别处没有的。
因为《济贫法案》和《居住法》在英格兰,贫民要超越教区的人为境界,往往比超越国家间由高山脉或海湾构成的自然境界困难得多。这些自然境界有时使这些国家的工资率判然不同。
    强迫一个没有犯过轻罪的人,迁出他所愿居的教区,显然是侵害天赋自由与正义的。英格兰的普通人民,虽是那么羡慕自由,但他们也象其他大多数国家的普通人民一样,从来不曾正确了解自由是什么,在一百多年内,一直甘受此种压迫,不图补救。有思虑的人,有时也说,居住法为群众所不满,可是,它没象搜查票那样,成为大家叫叫嚷嚷地反对的对象。
搜查票无疑是一种弊害,但不会产生象居住法那么普通的压迫。我敢断言,今日四十岁的英格兰贫民几乎诠有一个在他一生中接受过这荒谬居住法惨酷的压迫的。
关于英国的《济贫法》和《居住法》的规定,实在是太过复杂,用今天的人能听得懂的话说,就不能随便的更换居住地去工作,我们只能引用亚当·斯密在《国富论》里的结论。
(本章待续)
友情提示:
1.、最近遇到一点小事,所以木有及时更新,但再不更新就要挨骂死了,所以更新一点还没有修改好的,以表歉意。后面会加快进度的。
2.本文前两章大量参阅了晏智杰教授的书,网文就不按照学术文章的标准表明出处了,对晏老师深表敬意和歉意。
3.同上,《国富论》中亚当·斯密对AV女优的说法,确有出处,没有标明而已,不是我杜撰。

TOP

主题如果能用统一排版软件排版就好看了,
每段空一行就更加好读了,
每两段提一提AV的经济规律,或是用AV举例子打比方就更接地气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zhongguomilf 金币 +3 认真回复,奖励! 2018-6-14 21:48

TOP

其实读书能把社会实际联系到理论当中就是最大的成功,能把多年的看片经验结合所学知识串联起来并引发思考更是难能可贵,深深的向雷大神致敬!

TOP

以前我们大学的导师曾经给过我们一个论题“是否经济学已经过时”,我们下面得出的结论都是不过时(微观和宏观的都讨论了),然后老师开始讲各种宏观经济学的模型,指出各种不足和错误(那门课是宏观经济学)。最后告诉我们,他是个悲观主义者,并认为经济学已经过时了,虽然他还在这里任导师。。。这直接导致了我对经济学的态度也是悲观的,就目前看,题主引用的那句,“经济学家在经济形势好的时候没有用,在经济形势坏的时候会起副作用”是不存在任何问题的。

所以我也不看好你能写出一本有用的经济学书来,因为你自己已经论证了,那是根本没有用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zhongguomilf 金币 +17 认真回复,奖励! 2018-6-26 20:41

TOP

生活处处皆学问,楼主厉害的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8-19 1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