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武侠] 【风流欧阳克】(23)【作者:北斗星司】

5

【风流欧阳克】(23)【作者:北斗星司】

作者:北斗星司
字数:1116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第023章、六壬神骰,少女玉燕

    此时是大明朝万历四十五年,而在此时的北方,距离京城不远的一座大城市
内,此时,一名二十多岁的白衣男子,正站在一处府邸门口,而那府邸姓江。

  「想不到,居然又一次穿越了,这一次穿越的还是大明朝万历末年,而且还
是这般世界,倒也是有趣了……」那男子此时轻叹一声,很显然对所谓的穿越,
倒是颇为感觉无奈,却也觉得似乎很有意思一样。

  而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欧阳克。

  原来,欧阳克在将梅超风、包惜弱、黄蓉、穆念慈和韩小莹这几个女子给收
了,在将完颜洪烈,杨康,以及赵王府一把火烧了,接着就带着女人连夜离开中
都,哪知道才刚离开中都不到两天,体内那穿越外挂自行发作,便将欧阳克此时
传送到了这里,也就是所谓的万历四十五年。

  而在这万历四十五年,欧阳克到来之后,他的脑子里立刻接收了这个世界的
信息,让他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如今所在的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此时是万历四十五年,乃是自己所在的射雕、神雕世界的数百年后了,而此
时,江湖上势力最大的门派则还是少林、武当、峨眉、崆峒、华山、昆仑、丐帮
这些门派了,而朝廷这个时候也在介入武林纷争,以东厂大太监刘喜为主的朝廷
势力,一直在干涉江湖,而这刘喜练就了吸功大法,专吸他人内力真气,十分了
得。

  而江湖上还有个十分神秘的门派,名叫移花宫,二位宫主邀月、怜星都是武
功极高之人。

  当然了,这个时候的欧阳克的脑子里,早就被注入了很多记忆,其中有一个
记忆的名字叫什么《小鱼儿与花无缺》,此时穿越到这里之后,把这个世界和这
段记忆相结合,欧阳克自然就知道了,这里,就是小鱼儿与花无缺的世界了。

  不过此时,欧阳克却是心中欢喜无比,因为别的不说,这小鱼儿与花无缺的
世界,美貌的女子可当真是不少的,慕容淑、慕容仙姐妹,铁心兰,江玉凤,江
玉燕姐妹……这么多美女,欧阳克既然到来了,又怎么能够不占有这些美人儿呢?

  嘿嘿嘿……

  而此时,欧阳克穿越之后,穿越到的地方,乃是在仁义无双江别鹤家附近,
这位仁义无双大侠,在江湖上名声甚好,号称当世第一君子,只是欧阳克却是知
道的,这所谓的仁义无双,其实就是个出卖主人求得富贵的小人而已,跟岳不群
差不多。

  只是,这江别鹤是否是君子倒是跟欧阳克无甚关系,只是他那两个女儿倒是
着实美貌得很,欧阳克可不想放过这样的桃花。

  而更重要的是,江别鹤手上有欧阳克想要的东西,那就是六壬神骰。

  要知道,此时欧阳克的北冥神功虽然已经可以吸取天下任何内力,但是那六
壬神骰里的功夫着实厉害,可以隔空吸公,若是自己练成了那神骰里的武功,天
下还有谁能对付自己?

  而此时,根据欧阳克在穿越之后得到的关于这个世界的记忆来看,此时应该
是铁心兰中了邀月的碎心掌,然后在江别鹤的府上养伤,同时,小鱼儿去慕容家
偷火灵芝的时候,也就是说,此时铁心兰在江府,而花无缺不在,他在移花宫内!

  也就是说,现在是千载良机,花无缺武功极强,欧阳克虽然此时已经是神功
盖世,但是也不便贸然和他动手,而他如今不在江府,江别鹤武功虽也不错,但
也万万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此时的欧阳克可以轻而易举地拿到六壬神骰。

  当下,欧阳克就打算等到晚上再行行动,那江别鹤如今每天都在钻研如何打
开神骰之法,今晚谅来也该研究,而退一万步讲,就算他今晚不研究骰子,自己
也可以制服他,逼问出骰子的所在。

  于是,欧阳克便等待着夜晚的到来……

  ……

  转眼间,终于已经到了晚上了,此时的欧阳克施展轻功,轻而易举地就潜入
到了江家。

  此时的江府,并没有什么高手,欧阳克此时身法犹如鬼魅一般,自然是无人
可以发现,只是这江府极大,仓促之间,要找到江别鹤,倒也不易,所以欧阳克
直接找了一个下人,逼问出江别鹤所住的院子,将之打晕之后,便朝着那江别鹤
所在的院子而去。

  转眼间,欧阳克已经来到了江别鹤住的院子,看到一间房中依然是灯火通明,
欧阳克心想,看起来江别鹤就在里面了,于是身形一晃,便朝着那间屋子而去。

  来到屋门口,欧阳克捅破一点窗户纸,往里面看去,见屋子里一名身穿黑衣,
相貌俊雅的中年男子,正在摆弄着一个圆圆的东西,而欧阳克一见之下,便知道
那是六壬神骰,因为那和自己的记忆当中的神骰是一模一样的,当下心里大喜,
心想:「嘿嘿嘿,踏破铁鞋无匿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今日我欧阳公子当真是走
了好运了,这般容易便得到了这神骰,真是妙极,妙极啊!」

  此时若是刘喜或者花无缺在此,也许欧阳克尚有几分忌惮,因为他不知刘喜
和花无缺武功到底多高,若当真动手,却也未必可以能夺取神骰,可是此时这里
只江别鹤一人,欧阳克便丝毫不放在眼里,当下嘿嘿一笑,身形一晃,便一下子
闪电般地窜入到屋内,偷袭此时的江别鹤。

  江别鹤武功虽不算低,但是也最多就是和射雕时代的丘处机、马钰在伯仲之
间,而欧阳克此时早已经远远胜过江别鹤不知道多少,再加上又是以偷袭进攻,
江别鹤又是在自行钻研六壬神骰,心神专注,竟然丝毫无法抵抗,瞬间便被欧阳
克制服,被点了穴道。

  此时的欧阳克点了江别鹤的穴道,待见江别鹤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欧阳克
嘿嘿一笑,说道:「江大侠,你的穴道过几个时辰自然解开,你这骰子我就拿走
了,哈哈哈……」

  说着,欧阳克将江别鹤手上的神骰夺过来,身形一晃之下,江别鹤只觉眼前
一花,欧阳克早在数丈之外了。

  ……

  很快的,欧阳克就拿着这六壬神骰离开了江家,此时他展开轻功,不到半个
时辰就已经跑到了山野之上,他此时找了个山洞,进去之后,找了个干柴,生起
了一堆大火,这才看着手上的六壬神骰。

  这六壬神骰果然和欧阳克记忆里的那般模样,需要将神骰的六面尽数给对上
那才可以,而在记忆里,江玉燕打开这个神骰用的是所谓的最简单的方法,那就
是这六壬神骰的六个暗格,其实都是可以随意移动的,所以只要将这些暗格移动
到各自的方位拼起来就行了,很是简单,根本不需要像后世弄魔方那样去弄。

  所以这个时候的欧阳克便如此尝试,果然,这上面的方格的确是可以任意移
动的,很快的,骰子就打开了,而里面则是露出了一本小小的薄册,就如同现代
的袖珍书一般。

  「奇怪……记忆里,这神骰里面的不是一个小骰子吗?怎么会是这薄薄的书
册?」欧阳克暗自奇怪,不过随即想起,记得记忆里说过,这神骰里的秘籍是一
份抄本,原来的那个小骰子无论如何也不像是抄本,这个倒是像了。

  不过不管是不是什么抄本,欧阳克还是翻开来看,抄本里面尽是袖珍小字,
可是欧阳克既然已经练成了这般功夫,想要看清上面的字,倒也是不难的。

  看了一下之后,这抄本最后写了几行波斯文,欧阳克是西域人,这波斯文倒
还认识几个,这段波斯文的意思他看得懂,和记忆里一样,而最后一页则是写了
一段话:「移花接木,最大弱点,吸功之时,腹背空虚,以六壬骰,攻玉枕穴,
功散人亡国,切记切记。」

  欧阳克自然知道,这个就是所谓的空木葬花了,花无缺就是以此法击败江玉
燕的。

  只不过,此时的欧阳克却对这个置之不理,他要开始修炼这移花接木法门。

  本来这移花接木之法,是需要废掉自身的武功才能修炼的,否则必然会走火
入魔,周身产生毒素,就如江别鹤一般,只是这个时候的欧阳克,却因为有不死
之身,以及可以治疗任何疾病,受伤,中毒,走火入魔这样的病症的极强外挂,
所以可以说,他就算不废掉自己的武功也可以修炼任何武功而不会出事儿,更何
况移花接木本身是吸取内力的武功,和他北冥神功也有异曲同工之意,二者融合,
量来不难。

  于是,此时的欧阳克也不想其他的,立刻按照这份抄本的内容,开始修炼这
移花接木了。

  移花接木可以说是取人内力的武功里面威力最强的,不论是逍遥派的北冥神
功,还是刘喜的吸功大法,或者是移花宫的嫁衣神功,取人内力都必须要身体或
者兵刃接触,可是这移花接木却更加神妙,吸力可以外放而出,可以隔空吸功,
这是任何吸功的内力都比不上的。

  而此时的欧阳克,因为有外挂护身,果然,这移花接木在修炼过程中,便不
会产生走火入魔,和本身功力相排斥的症状,很顺利地就被欧阳克练成了。

  「妈的……这下我的功力才是真的天下无敌了!」此时的欧阳克只花了四五
个时辰,便将这移花接木给彻底练成了,只觉浑身的功力更是十分厉害,相信以
他现在的武功,就算是达摩复生,独孤求败在世,也不是自己的对手了。

  「嘿嘿嘿,如今神功练成了,且回去见见那江别鹤才是,他那个女儿,未来
的燕妃江玉燕,这个时候应该还在他家里吧?还有那个铁心兰,这次非都玩儿了
不可……」此时欧阳克在这个世界神功大成,自然是无所畏惧,而同时心里色心
又起,倒也要品尝一下,这江玉燕和铁心兰,都是些什么味道,而这两个女人又
都是花无缺的女人,自己把花无缺的两个女人都玩儿了,那才觉得刺激,哈哈哈
……

  此时,在江府中,我们的仁义无双江别鹤大侠才觉得郁闷呢!

  本来,仁义无双江别鹤江大侠,这些年一直在做刘喜那阉狗的奴才,早就想
要咸鱼翻身,反客为主,只是以他的武功,在练上一百年,也不是刘喜的对手,
所以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只好做罢。

  而他之后,好不容易才查到,传说中那藏着移花宫至高无上的内功心法——
嫁衣神功第九层「移花接木」的六壬神骰的所在,并且将之得到手,可是他却无
论如何也打不开这骰子,以至于无法修炼这神骰上的绝世武功。

  今天更倒霉的是,自己本来正在苦心钻研神骰,忽然不知道是谁冲进来,瞬
间点了自己的穴道,然后就带着神骰离开了,而对方武功之高,显然非自己所及,
如今神骰给他拿走了,却到哪里去找?

  可以说,此时的江别鹤,在自己的房间里可以说是唉声叹气,十分郁闷。

  「难道,我江别鹤真的要一辈子做刘喜的奴才不成吗?」此时的江别鹤暗暗
发愁,苦苦叹气。

  「江大侠似乎非常的郁闷啊……」就在江别鹤唉声叹气的时候,忽然,随着
一声清朗的笑声,一名白衣男子在此时一下子窜入到了这房间当中。

  「啊?是你?!」江别鹤忽然看到有人进入了他的房间,这一惊当真是非同
小可,猛然站起身来,一眼便认出了,这人就是昨天点了他穴道,偷走六壬神骰
的那人,眼见这人又再次找上门来,江别鹤大吃一惊。

  「自然是我,江大侠,你好啊!」这人当然就是欧阳克了,他此时嘿嘿一笑,
对着眼前的江别鹤拱手抱拳道,「在下可要多谢江大侠了,若非江大侠的六壬神
骰,在下焉能练成那至高无上的武功移花接木呢?」

  「什么?!」眼前这白衣公子的这番话,可比刚才那番话更让江别鹤难以置
信,「你……你打开了……打开了……这……这……」

  江别鹤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要知道,他已经拿到神骰好几个月了,可是一
直无法打开,眼前这个人夺走神骰不过才一天左右,就打开了,这世上怎么会有
这样的事情?

  欧阳克眼见江别鹤露出不信之色,狞笑一声,说道:「看起来我们的江大侠,
是不相信我的说的话了,那好,那本公子今日就让你开开眼界,看看这移花接木,
到底是个什么味道吧!」

  「什么?!」江别鹤听到这句话,更是面色大变,而欧阳克却是狞笑一声,
双掌一挥,运起移花接木,等时一股深厚内力凌空击向江别鹤,江别鹤尖叫一声,
身子已经不受控制地漂浮在半空,只觉周身内力再也凝聚不起,浑身疲软,便如
一个不会武功的废人一般。

  此时的欧阳克初次使用这功夫,眼见神功一运,对方便任凭宰割,有这等功
夫在,就算是达摩复生,独孤求败在世,谁又能抵挡得住呢?不禁哈哈大笑,得
意非凡。

  「怎么样啊?江大侠?我现在只是用此功夫制住了你,还没用吸人内力的法
门呢,你要不要尝尝滋味儿啊?」欧阳克哈哈一笑,一边悠闲地运功一边笑道。

  「啊……啊啊……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啊啊……大侠饶命啊……」此时
的江别鹤吓得魂不附体,只能在空中一面做着微弱的挣扎,一面哀求饶命。

  欧阳克冷笑一声,收回神功,江别鹤身子一下子摔在地上,只觉周身疲软,
仿佛生了一场大病一样。

  欧阳克冷笑着走到江别鹤面前,说道:「你让本公子饶你性命,那倒也没问
题,却不知道你如何报答我?」

  「大侠……大侠若肯饶别鹤性命,别鹤……别鹤什么都愿意,求大侠饶命…

  …饶命……」这江别鹤本就是个贪生怕死的小人,如今又见识到这等神妙武
功,已然吓得心胆俱裂,哪里还敢有丝毫反抗之意?

  欧阳克笑道:「其实本公子此来,也没什么别的意思,我跟江大侠你无冤无
仇,也没想过要杀你,但现在你必须听我的吩咐,知道不?」

  「是是是……别鹤一定听大侠吩咐,不敢有违,不敢有违……」听这人不杀
自己了,江别鹤松了口气,赶忙跪在欧阳克的面前说道。

  「好吧,现在,你去把你的女儿江玉燕,给本公子唤来,我记得她现在在做
使唤丫头吧?」欧阳克嘿嘿一笑,一把坐在了此时的一张椅子上笑道。

  「啊?」江别鹤对欧阳克提出的这个要求很明显一愣,可是随即却知道若不
听从,立刻便送了性命,于是赶忙道:「是是是……别鹤马上去办,别鹤马上去
办……」说着站起身子,就赶紧出去,他此时内力已经可以慢慢重新凝聚,只是
心下惊慌,实在是害怕无比。

  欧阳克此时微笑着坐在这里等着,心里面想着那江玉燕在记忆里,可是后来
的皇妃,也不知道在床上却有何表现?可真是让人觉得期待啊,哈哈哈……

  ……

  此时,江玉燕正穿着单薄的衣裳,在柴房破烂的床上休息着,心里面其实是
颇为苦闷的。

  江玉燕其实是一个非常悲剧的女孩子,她和她的小白燕从小是相依为命,过
得非常凄苦,而他的母亲死了以后,江玉燕依照自己母亲临终前的指示,北上寻
找自己的父亲,也就是那位仁义无双的江别鹤江大侠,希望能够得到父亲的庇佑,
从此以后衣食无忧。

  只不过谁知道,千辛万苦终于在花无缺的帮助之下,找到自己的父亲之后,
却发现父亲的家里一样是非常的可怕的,因为自己的父亲畏妻如虎,他的妻子是
当朝大太监刘喜的干女儿,而这位刘公公的干女儿,对自己很不好,百般折磨自
己,她自己的亲生父亲也不敢说什么。

  如今她堂堂江别鹤的女儿,居然在这种柴房之地受苦受累,真的可以说是悲
剧无比,可是这时候的江玉燕也只能够继续坚持下去,因为这时候如果她离开这
个家的话,真的不知道该到什么地方去安身才好啊!

  所以这个时候不管再怎么艰难,江玉燕都必须要坚持下去,无论如何也要在
江家生存下来,寻找机会得以出头,绝对不能够辜负自己母亲临死前的嘱咐,也
不能够让自己的这个世界上无依无靠,受人欺负。

  而这个时候,睡在柴房里面,虽然江玉燕的心情很不好,可是她也能够习惯,
毕竟她从小就吃惯了苦头,这样的柴房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也不觉得有什么大不
了的。

  而这个时候,正迷迷糊糊之间,要睡着的时候,忽然,在迷糊之中的江玉燕,
感觉到有人在拍她的肩膀,这一下让她立刻就惊醒过来,立刻看见眼前一个男子,
出现在她的面前。

  「爹,你怎么来了?」这个时候的江玉燕,一下子就认出来了,眼前这个人
不是别人,正是她的父亲,仁义无双江别鹤江大侠。

  江别鹤竟然会在这个时间到这里来,这让这个时候的江玉燕简直不敢相信自
己的眼睛!

  这个时候的江别鹤的脸上还带着阵阵的恐惧之色,看到自己的女儿迷茫的神
色,他强制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赶紧说道:「燕儿,你快跟我走!」

  听到江别鹤这句话,江玉燕很明显愣了一下,问道:「爹,你让我去哪里呀?」

  「别问这么多了,快跟爹走吧,快点,快点……」江别鹤这个时候很明显很
不耐烦,催促着女儿,让她赶紧起来。

  虽然这个时候,江玉燕内心十分的疑惑,可是毕竟不敢违抗自己父亲的命令,
毕竟她的父亲和她除了有血缘关系之外,还是她在这个府邸里面唯一的保护伞和
靠山,无论如何也不能都得罪了,所以此时的江玉燕,赶紧和父亲一起走出了柴
房。

  而很快的,江别鹤就带着江玉燕回到那间书房当中,在那里,欧阳克早就已
经等着了。

  「大侠,大侠,我把燕儿你带回来了……」这个时候的江别鹤进来之后,立
刻对着欧阳克陪笑道。

  江玉燕带进来之后,看到屋子里有一名大概三十岁左右的英俊白衣男子,心
下疑惑,不知道这个男子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而此时的欧阳克,看着此时的江玉燕进来之后,也是眼睛一亮,眼前这个少
女,的确是一个姿容不凡的大美女,约莫十七八岁年纪,虽然这个时候衣着下人
衣衫,可是眉目如画,肌肤如雪,相貌美秀,确实是一个十分靓丽大美女,虽然
说还不如小龙女黄蓉那般绝色天姿,可是论美貌,也不逊色于郭芙了。

  「妈的,这么美貌的一个年轻姑娘,居然给那个那个老皇帝,丑陋死胖子做
妃子,简直是暴敛天物啊……」

  欧阳克在见到江玉燕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想法,他真的觉得很心疼,这么
一个大美女,怎么能给那个死胖子给糟蹋呢?绝对不行,自己可不能这样的事情
再发生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又看到眼前的江玉燕如此年轻美貌,身材婀娜,欧阳克自
然是在此时忍耐不住内心的欲望了,于是嘿嘿一笑,身形忽然一闪,接着江别鹤
只觉脑中一嗡,已经被欧阳克的掌力所伤,立刻就昏死过去,倒在地上动也不动
了。

  而这一下子,自然是把江玉燕当场给吓坏了。

  「哎呀,爹,你是怎么了?」以江玉燕这个时候的眼力来说,她没有学过武
功,自然不可能看清楚欧阳克出手将江别鹤震晕的动作,所以看到自己的爹爹忽
然晕死过去之后,这一下可把江玉燕给吓坏了,赶紧蹲下身子,摇晃着自己的爹
的身子大叫道。

  而欧阳克则是哈哈一笑,随手一挥,一道猛烈劲风传来,立刻就将这间房间
的大门给关上了。

  「江小姐,你不用害怕,我只不过是用我的掌力,让你父亲暂时晕死过去而
已,他恐怕要明天早上才能醒的过来……」此时的欧阳克笑道。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想干什么呀?」这个时候的江玉燕听到欧阳克这
么说以后,神色稍安,而与此同时问出这句话,语气之中还有一些恐惧,很显然,
对眼前这个人,江玉燕是感觉到害怕的,因为她知道对方的武功一定很高,爹爹
如此高强的武功,都在一招之间,被此人所制服,那要杀自己的话,自然是更加
容易了,如何不怕?

  「嘿嘿,我是谁并不重要……欧阳克这个时候嘿嘿一笑,上前一步,说道,」

  我只是想问江小姐几个问题,不知道江小姐能不能回答我呢?「

  听到欧阳克这么说,江玉燕赶紧说道:「您要问我什么?」

  欧阳克嘿嘿一笑,说道:「我要你回答我这个问题之前,首先我希望你明白,
我跟那个江别鹤的老婆江刘氏,绝对不是一路人那个老婊子我也很讨厌她,所以
你不用有什么顾忌,我只是想让你回答我,你恨不恨那个江刘氏,想不想杀了她?

  更想不想过上荣华富贵的好日子?」

  听到欧阳克这么说,此时的江玉燕愣了一下,她倒是没想到,欧阳克居然会
问出这样的问题,只不过江玉燕在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赶紧说道:「我只想做
个普通的小丫鬟,在这里活下去就可以了,没有那么大的奢望……」

  很显然,江玉燕这番话,有些不尽不实,最起码欧阳克是不相信,要知道,
在在鱼儿与花无缺未来的世界里面,能够做出那么一番惊天动地大事的女人,怎
么会只愿意安分于做一个小小的丫鬟就满足了?这肯定是假的,看起来这个女人
之所以这个时候不愿意说实话,应该是对自己确实还有提防之心吧!

  想到这里之后,欧阳克知道自己在问这个丫头什么,这个丫头防范自己的心
很重,她也不会说实话的,于是也不多说什么,直接走上前一步,一把将这个时
候还跪在地上的江玉燕的纤纤玉手给拉住了,接着一把将江玉燕给拉了起来,将
她柔弱的身子一下子搂在了怀中。

  「啊?你干什么?!」江玉燕忽然被眼前这个白衣男子给搂在怀中,立刻大
惊地尖叫出来,身子在欧阳克怀中挣扎起来,只是这个时候的欧阳克武功之高,
实在已到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而江玉燕本人又不懂得什么武功,如何能够在欧
阳克的搂抱下得以逃生呢?

  而此时欧阳克此时搂抱住了江玉燕的纤腰,嗅到她身上诱人的少女香气,早
已经是心猿意马,不可自制,下体的一根大鸡巴,已经粗硬起来,狠狠的顶着这
个时候江玉燕的小腹,可是他却知道,这个时候还不便对这个女人下手,所以只
是搂抱着这个女人的纤腰,接着伸出手指,在她身上点了一下,登时江玉燕穴道
被点,立刻全身酥麻,动弹不得。

  此时的江玉燕不懂武功,在欧阳克这一点之下,自然是立刻就失去了抵抗能
力,此时身子酥软,一下子瘫软在了欧阳克的怀中,欧阳克这一点,更是将这个
女人的哑穴一起点了,所以这个时候他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欧阳克淫笑着将这个女人抱在怀中,伸手先在江玉燕的胸部上捏了两把,只
觉十分丰满,这个少女虽然才不过十七八岁年纪,但是身材却比较有料,很不错,
欧阳克十分喜欢。

  而此时的江玉燕,已经被点了穴道,身子全然动弹不得,又被欧阳克抱在怀
里,那少女娇嫩的胸部,更被这个男人侵犯,心里一下子知道了,这个男人必然
是对自己大有色心,自己即将遭遇侵犯,内心自然是痛苦无比,此时虽然无法动
弹,可是滚滚泪水,还是一下子从眼眶之中滴落下来,看起来非常伤心。

  「哎呀呀,小美人,你不要哭啊,我点你的穴道,只想让你冷静一下,可不
想现在就玩弄你的肉体呀,我们还要好好的聊一聊呢!」

  欧阳克看到此时的江玉燕居然哭了出来,心下倒是有些觉得惭愧,所以此时
安慰了江玉燕一句之后,先把江玉燕抱了起来,走到了书房内室,江别鹤平日里
在书房里睡觉的大床边上,然后将江玉燕的身子放在床上,微笑着对此时的江玉
燕说道:「小姑娘,我知道这个时候你很害怕,一个人在害怕的时候,我觉得是
不会冷静下来的,会很激动,会挣扎,所以没有办法谈话,所以这个时候小爷我
先点了你的穴道,让你可以冷静一下,我们在慢慢谈我们的事情,呵呵呵……」

  说到这里的时候,欧阳克一边抚摸江玉燕白嫩的脸蛋,一边笑道:「江玉燕,
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你是江别鹤,和一个叫小白燕的女人的私生女,你和你的母
亲从小相依为命,你的母亲一年前病死,临死前,让你前来寻找你的父亲,也就
是仁义无双,江别鹤江大侠,我说的不错吧?」

  欧阳克此时此刻说出江玉燕的身世,自然是说的丝毫不错,可惜江玉燕这个
时候不能言身不能动,自然不能够回答欧阳克了,可是心里面也觉得很惊奇,想
不到这个自己从未见过的男人,居然能够知道自己这么一个低贱之人,倒也是暗
暗称奇。

  欧阳克这个时候一边抚摸着江玉燕的秀发,一边微笑道:「如今你好不容易
认了爹,找到你的亲爹,可惜你却被那江刘氏所辱,说实在的,我实在是很同情,
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机会,那就是我已经喜欢上你了,如果你能做我的女人的话,
我也会让你过上最好的日子,今天只要跟我有合体之欢,我就立刻让那个江刘氏
明天早上任你处置,不管是要杀要剐,都随你便,并且荣华富贵,日后自然是享
之不尽的,若你不从我的话,嘿嘿,那我想让你再次回到妓院里面去做一个妓女,
那也不是太难之事!」

  说到这里的时候,欧阳克嘿嘿一笑,又说道:「现在解开你的穴道,我希望
你告诉我你的答案,放心,我现在不会对你动粗的,若你不答应我的话,我在明
早把你卖到妓院去,那也就是了,今晚绝不碰你!」

  说到这里的时候,欧阳克又在此时的江玉燕身上轻轻点了一下,顿时将玉燕
的穴道就解开了,他现在脸上都是满满的复杂之色,慢慢坐起身来,有些胆怯的
看着此时的欧阳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样?你是答不答应我啊?」欧阳克此时嘿嘿笑着看着眼前的江玉燕说
道。

  江玉燕这个时候咬了咬牙,看着眼前的欧阳克,说道:「那……那江刘氏…

  …江刘氏可是大太监刘喜的干女儿……你……你若是杀了她,那刘喜能够放
过你吗?」

  听到江玉燕说出这句话,欧阳克明显愣了一下,接着哈哈一笑,说道:「刘
喜?就那条阉狗,本公子还不放在眼里,本公子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他给杀了,本
公子能够怕他?简直可笑至极!」

  听到欧阳克说出这句话,江玉燕眼珠子一转,接着说道:「我虽然没有见过
刘喜,也从来没有经历过江湖纷争,更不会什么武功,可是以前跟着我娘到处流
浪的时候,也听说过一些刘喜的传闻,听说这位东厂的刘督主,不但武功高强,
而且心狠手辣,并且执掌东厂,手下能人如云,是江湖上没有人惹得起的大人物,
这样的一个人,要杀我一个小丫头,真的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而你今天说你随
时可以杀了刘喜,只不过是空口白牙,我凭什么信你?若是你今天要了我的身子,
明天提起裤子就跑了,或者说,你杀了那江刘氏,但是你又打不过刘喜,刘喜找
上门来,我又怎么可能再有什么荣华富贵可享呢?」

  「嗯?」此言一出,倒是让此时的欧阳克愣了一下,即使上下打量了一下此
时的江玉燕,心想这个女人果然不一般啊,在这种情况下,她居然可以想到这些
事情,为自己的未来的安全,做权衡利弊,倒也不简单。

  而她这一番担心,倒也绝非无道理,毕竟刘喜的武功在当今江湖,除了邀月
怜星,还有燕南天之外,再无第四人可比,此时的花无缺尚未修炼过混元真气,
还不是刘喜的对手,江玉燕这个小丫头,有这样的担心,倒也不为过。

  「哈哈哈哈,听你的意思,似乎是觉得,我是在空口说白话,打不过刘喜,
想哄骗你的身子,是不是?」欧阳克冷笑了一声,说道。

  「玉燕不敢……」此时的江玉燕平淡地说道,「您武艺高强,玉燕在你手里
不过是一块任你摆布的美肉,您若是对我用强,玉燕自然是无法反抗,玉燕只是
说了一些心里的实话而已……」

  「你这小丫头是在用言语激我是不是啊?」欧阳克此时冷笑一声,在这个美
少女的言语相激之下,他的欲念暂时歇了下来,「那好,本公子还专门吃这一套,
就是受不得人的激将,其实你这样的美貌娘们,我更舍不得你的激将,那你实话
跟我说,若我当真杀了刘喜,你却又如何?」

  听到欧阳克这般说,江玉燕叹了一口气,说道:「公子,连大名鼎鼎,武功
盖世的刘督主都被你给杀了,你这等强大的人物,玉燕岂敢不从,自是任你如何,
那便如何……」

  「好!那就一言为定!」欧阳克哈哈一笑,说道,「你我可是要说定的啦,
若当真能给我杀了刘喜的话,你便一切都听我吩咐,身子任我玩弄,可是一言为
定?」

  听到欧阳克这句话,江玉燕脸上一红,低下头道:「公子这般高深武功,玉
燕本就无法抵抗公子,只是……只是想为自己的安全多一份保障罢了……」

  「好,本公子就喜欢你这样聪明的女人,那本公子就答应你,再让你有安全
保障以后,再和你上床交欢!」说到这里的时候,欧阳克站了起来,冷笑着走到
这个时候的江别鹤的身边,在江别鹤的身上推了几下,顿时,这位仁义无双的大
侠,就慢慢清醒了过来。

  江别鹤清醒过来以后,此时还没反应过来,欧阳克已经一把将江别鹤拽了起
来,说道:「江大侠,刚才你做的很好,只不过现在我还要麻烦你做一件事情,
若是你敢不做的话,你应该知道是什么下场!」

  「大侠尽管吩咐,大侠尽管吩咐,别鹤自当效犬马之劳!」江别鹤此时清醒
之后,听到欧阳克的话,自然不敢违抗,赶紧便这么说道。

  欧阳克冷笑了一声,然后说道:「这件事情对你来说没有什么难的,我要你
给你的干岳父写一封信,让他马上到你的府邸上来,信的内容很简单,你就告诉
他,你找到了移花宫失传多年的装有嫁衣神功第九重的心法的六壬神骰,叫他马
上到你的府上来取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明白吗?」

  「啊……这……是是是,别鹤遵命,遵命……」

  此时的江别鹤吓得魂不附体,对欧阳克害怕不已,哪里敢不听啊?

  「还有我警告你,如果你敢耍什么花招,敢来戏弄我的话,我想你该知道会
有什么样的下场吧?」欧阳克狞笑着对着此时的江别鹤说道。

  「是是是,别鹤不敢,别鹤不敢……」江别鹤这个软蛋此时满头大汗,赶忙
不断的对欧阳克表白自己绝对不敢干那种事情。

  欧阳克哼了一声,这个时候才把江别鹤放开。

  刘喜这个老阉狗,对欧阳克来说,没有任何的作用,而且这个人还严重威胁
到这个世界的另外两个美女,也就是慕容淑、慕容仙姐妹的安全,欧阳克可是一
向是怜香惜玉,对这两个美人儿自然是不会放过,此时又怎么能够允许这么一个
大威胁,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呢?

  你这个老阉狗,也没有涉及到这个世界的任何美女,和那些美女没有任何的
关系,就算死了,也绝对不会威胁到这个世界泡妞的任何困难,所以干掉这头该
死的老阉狗,对于欧阳克来说,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杀了就杀了,也没什么大
不了的!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8-7-12 22:40
5

TOP

从第二十三话可以看出

这是在电视剧《小鱼儿与花无缺》中
在这个世界中有形形色色的美女佳丽可以攻略。不同的性格可以有不同的攻略手段,比如说江玉燕,在剧中属于原创人物不同于原著小说《绝代双骄》她的人格更加丰满,幼年的凄苦悲惨遭遇造就了不服输对喜爱的东西一定要得到如果得不到就毁掉的性格拥有哪怕委身与老皇帝都一定达到目的的手段。实数心机女 其实只要主角展现不俗实力在运用放置play她会像当初依附花无缺一样倒贴上来
还是期待后续发展 期待怜心和邀月宫主的剧情。
哦  剧中还有江玉凤这个敢爱敢恨的原创人物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认真回复,奖励! 2018-7-12 22:40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1-16 1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