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玄幻] 【逆伦皇者】(171-173)【作者:sky08(九十九夜,希尔洛斯)】

本主题由 System 于 2018-10-16 05:00 解除限时置顶
15

【逆伦皇者】(171-173)【作者:sky08(九十九夜,希尔洛斯)】

作者:sky08(九十九夜,希尔洛斯)
字数:10234
  ***********************************

             第171章取道松州

  经过那一夜后,杨月的嫁车再次出发,这次的守卫变得更加森严,而庞骏也
没有在燕州更多地逗留,直接回到了松州,着手准备接待婚车队的事宜。

  在离开燕州的三天之后,车队终于到达了燕州,一大早庞骏就率领着松州的
上上下下前来迎接。

  由于庞骏不但掌握着松州大小官员的把柄,还通过交易场以及官庄来让松州
官员豪族获得巨大的利益,经过一年多的经营,此时的松州已经被庞骏打造成自
上而下的铁板一块,他们都知道庞骏与那位和亲的公主有过一段情,东瀛人此番
前来,分明就是冲着庞骏而来,再加上他们本应该是胜利者,却要被迫和亲,众
人的脸色都非常不虞。

  午间时分,突然远处烟尘滚滚,一名骑士拍马飞奔到众人面前,大声说道:
「邀月公主鵉驾将至,松州各级官员准备迎接」

  没过多久,一支长长的车队便出现在松州众人的视线里,慢慢变大,半个时
辰后,杨月的嫁车便来到了庞骏众人的跟前,庞骏率众下拜道:「松州刺史刘骏,
率松州全体官员,叩见邀月公主殿下,愿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过了没多久,杨月的嫁车中,伸出来一个小脑袋,庞骏认出来,这是杨月的
贴身侍女小鹿,只见她脆生生地说道:「邀月公主说了,各位免礼平身,她只在
松州借住一晚,各位大人无需见驾,各位大人请回吧。」说完便缩回嫁车中,让
在场的官员面面相觑。

  只不过,树欲静而风不止,这时一名中年东瀛人走到庞骏面前,正是九条德
明,他笑着说道:「刘大人,我们又见面了,本官不是说过了嘛,哈哈哈哈,承
蒙贵国陛下的金口玉言,蔽国皇太子才能娶得邀月公主这样的如花美眷,也感谢
刘大人的努力,为我们两国的友好和平作出的贡献。」九条德明不断地在挑衅庞
骏,但是他身后的真田幸玄和伊达政道却是死死地盯着庞骏,生怕庞骏突然发难,
威胁九条德明的生命。

  庞骏凝视着九条德明许久,心中的确有一股狂暴的欲望想一拳了结了这个万
恶的东瀛人,但是最终他还是冷静了下来,露出一个笑容说道:「九条大人请放
心,本官以后一定会竭尽所能,让大晋与东瀛更少冲突或者战争,毕竟,人都死
光了,冲突和战争,也就没有了,是吧各位。」

  「刘骏你太猖狂了,你们家的公主都成了我们东瀛人的女人,哪里还轮到你
这条看门狗在这里大放厥词。」站在九条德明身后的伊达政道说道。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脸色都变得铁青,这是已经上升到国体的程度了,严重
地说会引发外交事件,然而九条德明还是笑眯眯地说道:「伊达君,请慎言,我
大瀛与大晋乃都是文明之邦,怎么能这么口不择言呢,快给刘大人道歉。」

  这时伊达政道才嬉皮笑脸地走上前,轻佻地说道:「对不起啊,小刘大人,
我伊达政道是个粗人,不怎么会说话,只会杀人和干女人,不过我听说你们大晋
的女人漂亮温柔,想尝尝滋味,不知道今晚能不能找几个良家来给我开开荤,不
然的话,我刚才看到你们那位公主身边的那个小侍女挺不错的,拿她来也凑合了,
哈哈哈哈哈哈。」

  饶是程朝伦与独孤连环这种涵养极佳,城府极深的人,听到伊达政道如此肆
无忌惮的话语,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更不用说松州的大小官员了,眼看九条德
明并没有阻止的意思,庞骏也没有理会叫嚣的伊达政道,反而看向真田幸玄说道:
「真田将军,本官听说邀月公主在燕州受到了刺客的骚扰,没有大碍吧,听说刺
客的武功很高,还把贵国的一些高手都打伤了,不知道是那几位使者,本官这里
有上好的狗皮膏药,应该能帮得上一点小忙。」

  有人在燕州夜闯驿馆意图掳走杨月的事情,最终还是在有心人的作用下散播
了开来,作为辽东的地头蛇,庞骏不可能不知道,但是他此时说出这话,就是在
质疑东瀛人的安保还有武功,这无疑就是打与神妃交手并被压制得狼狈不堪的伊
达政道的脸。

  看到有几人都似乎在看着刚才还在叫嚣,现在已经恼羞成怒的伊达政道,庞
骏好像恍然大悟一样:「哦,原来是这,这条啊,不好意思,我这,这是狗皮膏
药,给,给你用不太好吧,毕竟是同类……」

  「刘骏你敢骂我是狗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庞骏连连摆手道:「不不不不,我可没说阁下是狗,是阁下你自己跳出来说
的,大家都听着的啊。」庞骏说完,在场的松州官员都哄堂大笑。

  这时,嫁车中的小鹿又探出脑袋出来,羞恼道:「你们到底说完没啊公主已
经饿了,你们还在这里唇枪舌剑,有完没完啊」

  庞骏连忙躬身说道:「这都是下官的不是,还请公主殿下恕罪,请公主殿下
入城。」说完,连忙让下面的人清场,迎接杨月的鵉驾入城。

  在口舌上无法占到庞骏的便宜,东瀛人也只好跟着车队进入了松州城。

  到了松州城的驿馆中,伊达政道向九条德明问道:「九条大人,在下看这刘
骏的模样,不像是因为那晋国公主被抢而冲冠一怒的样子,难道我们这样刺激他,
他都能忍下来吗」

  九条德明悠悠说道:「成大事者,必须忍常人所不能忍,我们一再刺激着刘
骏的底线让他出错,可是一直以来他都好像没有什么动静,上一次在燕州驿馆,
除了那个武功高得连你们都难以应付的女人,,后来的那两个黑衣人,如果不是
他或者他所派遣的人,那会是谁呢」

  伊达政道摇摇头道:「在下也不清楚,不过手下能有如此厉害的高手,在晋
国也肯定是一个大势力。」

  九条德明说道:「本官虽然忌惮刘骏,可他毕竟只是一方小势力,是不可能
有这样的高手效力,他所在的赵王一系也许有可能,但以我们的情报显示,赵王
的手下也没有如此厉害的女人,按照赵王的个性,也不会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让
一个绝世高手单枪匹马来闯我大瀛的地盘。」

  「嗯,不过,松州已经是刘骏最后出手的机会了,如果再不出手,我们就要
回到我们自己的地盘,到时候,他会来抢人的机会就更渺茫了。」伊达政道说道、
「无妨,本来两国和亲此事就是势在必行,对付刘骏,只是顺手而为之,他要是
上钩,就直接把他扼杀再从晋国朝廷中捞一笔,倘若他不上钩,那就下次机会,
反正他一直在松州,我们不愁没有机会,这些国与国之间的博弈,他一个小小的
刺史,想妄图改变些什么,无异于螳臂当车。」

  驿馆杨月的房间中,看着面无表情的杨月,小鹿小心翼翼地问道:「公主,
难道,难道你真的不想再见刘大人一面吗如果不见,以后,以后……」

  杨月摇摇头道:「不见了,我没有遵守约定等他回来,是我对不起他,我没
有脸面去见他,与其执手相看泪眼,不如不见,也好,我去了东瀛,以后他也不
用烦恼如何去对待他的那些姬妾,也许能遇上一个更爱他的妻子,也许……呜呜
呜呜……小鹿……我……我很想骏哥哥……也……也很想我的母妃……呜呜呜
……」她说着说着,泪水就不住地流下来。

  「公主……不如,不如奴婢去找刘大……」小鹿忧心忡忡地看着杨月。

  杨月把自己的泪水擦干净,说道:「别,别,别去找他,东瀛人,东瀛人正
对他虎视眈眈呢,你去找他就出事了,小鹿,我没事,我会把在大晋的这十几年,
视作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永远藏在心底,父王,母妃,骏哥哥,王兄,都是我
心里最美好的回忆。」

  刺史府中,庞骏对独孤连环以及程朝伦说道:「到目前为止,计划实行得还
算是顺利,虽然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波折,但是这些波折却恰好为我们做了更好的
掩饰。」

  独孤连环皱着眉头说道:「照你这么说来,之前大人你去燕州,遇到的那个
女人,就是天一神教的人如果她的武功如此之高,为什么不直接找上门来对付你」

  庞骏说道:「我也不清楚,被她那样的高手在暗处盯着,我会夜不能寐的,
也许她有比对付我更加重要的事情,也许我对他们会有什么利用价值,但是她又
不甘愿轻易放过我,所以在燕州我差点就被她害死。」

  独孤连环笑道:「那如果她找上门来,我该怎么办我武功也没你好,你都对
付不了的大高手,我更加不用说了。」

  庞骏道:「你独孤二公子,长期被你那大哥派人追杀,早就习惯了这种生活
了吧像你这样的人,不说狡兔三窟,就连晚上在哪里睡觉都不是固定的吧,就那
么跟她周旋一段时间完全不是问题啊,更何况她也不一定会找上门来。」

  「无论如何,你还是要早去早回,不说别的,就是我那个松州转运使的位置,
也还要你的官印呢。」

  「放心,少不了你的,」接着,庞骏又恭敬地对程朝伦说道,「程老,再次
拜托您为我们保驾护航了。」

  「呵呵呵呵,」程朝伦笑着说道,「不碍事,老夫来这里,不就是为了保驾
护航的吗长宁侯安心出发吧,事务有老夫和独孤大人,府中有纪夫人几位,松州
乱不了。」

  「好,那本侯,就此别过,拜托二位了。」庞骏说完,转身离去。

  杨月的嫁车在松州停留了一个波澜不惊的晚上之后,便在松州大小官员的送
别下,离开了松州城,往东边出发,又在东瀛所占领的原来属于朝国的城池中逗
留了几天,原定东瀛皇太子也会来到此处迎接,后来又改了方案,改回到皇太子
东瀛都城京都等候婚礼举行。

  经过超过两个月的跋涉,杨月的嫁车队伍,终于来到了东瀛的都城,京都,
三天之后,在这里,将会举行她与东瀛皇太子平等院亲王的婚礼。

  杨月一行人先入住位于京都城西侧的一座行宫,到婚礼那天,皇太子就会从
自己的府邸出发,前来此处,正式迎娶杨月。

             第172章婚礼惊变

  十一月十八,这是本月也是本年当中最为吉利的一个日子,就在今日,身为
东瀛皇太子的平等院亲王终于要完成他人生的第一件大事,他将会迎娶大晋皇帝
的侄女,权倾朝野的魏王的掌上明珠,邀月公主杨月,作为他的妻子,为了迎接
这一天大的喜事,东瀛皇更是大赦天下,与民同庆,大街上变得更加繁华热闹起
来,家家户户张灯结彩。

  夜幕降临,平等院亲王府,府外固然是车水马龙,摩肩接踵,而府内,也是
人满为患,前院响起了阵阵震耳欲聋的鞭炮之声,鼓乐喧天,礼花绽放,东瀛皇
醍醐寺天皇高坐在首座上,下方则是满朝大臣,最外面站着一群施礼鼓乐之人,
平等院亲王此时正立于大殿中间,目光频频望向门外,一名风冠霞披的新娘子在
侍女的搀扶下缓缓向殿内行来。

  新郎平等院亲王牵引着新娘杨月,在大厅中如云的宾客注目下,踩着红地毯,
缓缓的走进了喜堂,到达喜堂前,新郎新娘分男左女右站立,鼓乐声起,掌司仪
官高喊:「一拜天地。」新郎新娘而向厅门跪倒而拜,一叩首,二叩首,三叩首。

  「二拜天皇陛下。」司仪官二次高喊道。

  新郎新娘回过了身,向正坐于首席上的醍醐寺天皇三叩首之后,司仪官高喊
道:「夫妻对拜」新郎新娘随机二人双双对拜。

  皇家的婚礼仪式非常烦锁和复杂,等到整个礼节结束之后,时间已经整整过
去了近两个时辰,皇太子还需要在堂前招待宾客,而杨月则被侍女送入了喜房。

  九条德明与真田幸玄也以宾客的身份,参加了这一盛典,真田幸玄看着九条
德明兴致并不高涨的样子,便出言问道:「九条大人,今日平等院亲王顺利大婚,
不应该是高兴的日子吗为何兴致不高」

  「唉,」九条德明叹了一口气说道,「就是因为,太顺利了,晋帝,魏王,
甚至刘骏,都不是轻易向别人低头的人,他们肯定会想尽办法来膈应,恶心,扰
乱我们,可是到了现在,都依然没有任何动静,本官,心中不安啊。」

  「呵呵呵呵,」真田幸玄笑道,「大人此番多虑了,不说晋国皇族,就是那
毛头刺史刘骏,在辽东也没有任何动静,难道他还会偷偷来到拥有武神坐镇的东
瀛闹……事……」然而真田幸玄都还没说完,就已经发现九条德明的脸色突然变
得十分难看,连带着他自己的话语都渐渐慢了下来。

  「不会吧,他,九条大人,你,你真的以为,他真的会偷偷潜入东瀛,甚至,
甚至京都城」真田幸玄问道。

  真田幸玄的话音刚落,一名武神营战士前来悄悄汇报,在他的耳边说了一条
消息,让他脸色变得铁青,转身向九条德明说道:「九条大人,金阁寺,失火了」

  九条德明听后脸色变得十分差,他低声问道:「是刘骏出现了吗」

  真田幸玄摇摇头说道:「不清楚,难道是刘骏想声东击西」

  九条德明否定道:「不对,就算刘骏想声东击西,也不应该是以金阁寺作为
幌子,因为金阁寺离平等院亲王的府邸不远,就算他打着这个算盘,也太容易被
我们发现,回防的速度也足够快,他要带着邀月公主离开也相当不便,先不管那
么多,让吉川君带人去看看吧,我们继续以不变应万变即可。」

  「是,真田明白。」真田幸玄说完,便派人向吉川晴光下达命令。

  然而没过多久,他派出去的武神营士兵惊慌失措地回来报告:在金阁寺附近
发现吉川晴光的尸体

  真田幸玄与九条德明听到消息后大惊失色,吉川晴光作为武神营副统领,剑
庐「三十六本刀」排名第六的高手,竟然被人杀死在东瀛京都城,这是何等的猖
狂,他们也因此肯定,庞骏的确来到了东瀛,于是真田幸玄对九条德明说道:
「麻烦九条大人,立刻向陛下汇报此事,并马上派人保护京中要人,在下亲自前
往,这次一定要让刘骏死无葬身之地。」

  九条德明问道:「需要通知武神阁下吗」

  「小小刘骏,无需惊动师傅他老人家,」真田幸玄婉拒道,「当日在雪狼谷,
在下能够打败刘骏一次,更何况此次在我大瀛京都。」

  九条德明点点头道:「好,本官明白了,真田大人放心出发吧。」

  真田幸玄向九条德明行了一礼,便离开了。

  这时的平等院亲王,已经有一些喝醉的迹象了,突然感到一阵内急,便让侍
女伺候着他前往茅房,不知道是酒的作用还是别的原因,他觉得走在前面的侍女,
此刻风情万种,勾魂夺魄,那丰满的翘臀一扭一扭,让他有种唇干舌燥,按捺不
住……此时的庞骏,正呆在金阁寺的一处阴暗的角落中,看着手上的楞伽经,感
到有些意外,传说东瀛第一名刹金阁寺中,坐镇的乃是东瀛排名第三的高手,安
国寺静如,此人的武功比皇觉寺的弘治大师还要厉害,只不过刚好他今天被邀请
到平等院亲王的婚宴,现在正在赶回来的途中,不然庞骏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
不一定能够这么轻易地把这本楞伽经偷出来。

  饶是如此,纵火之后,他为了躲避寺中武僧的追捕,也颇费了一番功夫,以
至于差点被真田幸玄所率领的武神营堵回金阁寺中去。

  眼看兵士们马上搜索到自己所躲藏的地方,庞骏也无可奈何,突然发难,寒
光一闪而过,三名东瀛士兵命运当场,但是士兵的惨叫声也惊动了附近的人,奔
着声音方向而来,这才与庞骏不期而遇。

  这些人只是金阁寺的僧兵或者一般的东瀛士兵,遇上庞骏自然不是对手,然
而就算是庞骏也架不住他们人多势众,万一被他们拖到真田幸玄或者安国寺静如
赶到,自己肯定是九死一生,于是便功力全开,杀出了一条血路,在真田幸玄与
安国寺静如赶到之前,逃出了金阁寺,当然也付出了全身六处刀伤的代价。

  看着庞骏远去的背影,真田幸玄又看了看位于相反方向的平等院亲王府邸一
眼,咬了咬牙,停止了追捕的行动,而是向身边的一个蒙面人说道:「追踪刘骏
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还要回去保护天皇陛下和平等院亲王,追踪到之后尽量不
要动手,你不是他的对手。」

  「是。」黑衣人领命而去。

  当真田幸玄回到平等院亲王府邸之后,部下前来报告:平等院亲王失踪了

  这下让真田幸玄头都大了,一国皇太子竟然在自家的府邸中消失,传出去,
东瀛可谓算是颜面扫地啊,他按下怒气问道:「究竟是怎么失踪的你们派人找了
没天皇陛下还有诸公都知道了吗」

  部下回答道:「就是刚刚传来金阁寺失火的消息之时,亲王阁下要去解手,
但是等了一刻钟都没有回来,陛下便派人去寻找,结果找遍整个亲王府邸都找不
到阁下的踪影,只找到一张字条。」

  「什么字条」

  「上面是,是中原文,九条大人说上面写着借你们的皇太子给我玩两天呗,
保证他会很快乐,笔迹像是女性的,上面还沾满了,沾满了白色的……白色的,
精液……根据之前的盘问,有亲王府的仆人看到,亲王阁下拉着一名侍女的手进
了西苑的一所房间中……」部下说道。

  「那个侍女呢那个侍女有问题」真田幸玄一听到女性便不由自主地想到,在
雪狼谷的那个晚上,庞骏身边的那个烟视媚行的白衣女子,他皱着眉头说道:
「难道是她难道刘骏一伙想要通过劫持亲王阁下来交换邀月公主」

  「那个侍女已经消失了,陛下已经下旨,全城大搜索,势必要找到亲王阁下,
真田大人,陛下此次,对你,对武神营,是相当失望啊,」这时,九条德明走过
来对真田幸玄说道,「辛苦你了,刘骏有多狡诈,本官也是知道的,可是三番四
次被他愚弄,就是我们的责任了,真田大人,先放下其他的事情,当务之急,是
先找到亲王阁下,否则,陛下怪罪下来,就算是武神阁下,也恐怕保不住你,至
于邀月公主,有和歌小姐在,不会让刘骏轻易得逞的。」

  「真田明白,真田马上就去找回亲王阁下。」

  九条德明点点头,挥挥手示意他出发,真田幸玄便领命而去。

  平等院亲王府邸的喜房中,一位衣着清新淡雅,蛾眉淡扫,脂粉不施的素净
女子,正静静地看着因为外面的骚动而感到不安的杨月,轻声问道:「你在害怕
什么害怕你的心上人,闯进这个龙潭虎穴被抓吗」

  和歌聆音,年仅三十岁,便已经是东瀛武道大族和歌山的当代家主,东瀛武
神武藏五轮剑庐「三十六本刀」排名第三的高手,仅次于绝世天才柳生静云和
「东瀛第一强兵」真田幸玄,她是东瀛人守住杨月的最后一道防线。

  她看着整整比她小一轮半有余的杨月说道:「他来不了的,虽然本座的师傅
还有柳生君都不在京都,但是剑庐三十六本刀,有一半的人都在这里,其中包括
了他之前输过的真田幸玄,本座虽然不才,对上真田君,还是有几分胜算,就算
他来到这里,能毫发无损地将你带走吗」

  杨月瞟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

  和歌聆音看到杨月的表情,轻轻地摇摇头说道:「随你吧,女人,有多少个,
不是身不由己的呢。」

  「叩叩叩」,和歌聆音的话音刚落,就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让她瞬间便紧
绷起来问道:「谁」

  然而,门外的人并没有回答她,而是径直推门而入,映入杨月与和歌聆音眼
帘的是一个美艳绝伦的女子,她笑着说道:「咯咯咯,这位妹妹说得没错,女人
啊,真的没几个身不由己的,包括妾身在内,逍遥一世,结果还不是被一个小坏
蛋套牢了。」

             第173章望月女忍

  庞骏马不停蹄地逃窜了一个时辰,终于离开了京都城,却并没有发现真田幸
玄追上来,心中不由得一惊,自己本想引开大批武神营的人,结果对方却不为所
动,这让配合他行动的宫紫云又多了几分风险。

  原本的计划是:庞骏到金阁寺放火引开东瀛人的注意力,顺便偷取藏在金阁
寺的楞伽经来制造混乱,接着已经宫紫云乔装打扮成给杨月陪嫁的侍女,找机会
用媚术引诱平等院亲王,让他暂时脱离东瀛人的视线,造成恐慌,在东瀛人全城
大肆搜查的时候,再回到平等院亲王的府邸把杨月接出来。

  这其中有一个很大的漏洞,就是宫紫云并不会东瀛话,因此很难通过东瀛人
之间的交谈来寻找机会,但万幸的是,东瀛人为了方便日后交流,特意找来导师
培养通晓东瀛话的侍女,宫紫云也混了进去,在嫁车从天京出发之后便一直在学
习,直到现在终于派上用场。

  当平等院亲王打算去解手的时候,一旁等候已久的宫紫云终于找到了与亲王
单独相处的机会,她用媚功把平等院亲王的欲火勾上来,然后趁着他欲火发作之
时,用半推半就,欲拒还迎的手法,把他引诱到一处较为僻静的地方,然后把他
打晕,趁人不注意的时候,直接丢到他一名侍妾的房间衣柜里面,利用灯下黑的
心理,把平等院亲王藏到最为安全的地方,反正只是拖延时间,引开注意力,能
拖多久就是多久。

  在东瀛人派出大量人手搜索平等院亲王的时候,宫紫云就趁着混乱把杨月带
出来,藏到一处隐秘的地方,等到天亮的时候,再从京都离去。

  然而,真田幸玄笃定庞骏无论如何都会带走杨月,所以他并没有追赶,而是
回到了平等院亲王府邸,守株待兔,这就让宫紫云的任务难度加大了不少。

  正当庞骏在考虑如何进行下一步行动的时候,忽然感到一阵心悸,常年的徘
徊于生死边沿的他,下意识地往后翻腾了一圈,就在他到达半空的时候,从地下
传来「蓬」的一声,一个身影破土而出,一缕寒光在他面前擦身而过,当他稳稳
地落在地上之时,才看清楚来人。

  来者虽然一身的紧身衣,严严实实地包裹着,只露出眼部在外面,但是那惹
火的身材,却也无形中告诉庞骏眼前的是一个女人,她的手上拿着一把寒光闪闪
的东瀛刀,警惕地盯着庞骏。

  看着眼前带着月白色面具的男人,蒙面女子竟然揭开了自己的面罩,用生硬
的中原话问道:「你就是刘骏在西大瀛败给真田大人的刘骏」西大瀛,指的就是
东瀛在朝国所占据的领地,东瀛人都将其统称为西大瀛。

  庞骏看着眼前的女忍,只见她约莫二十岁,长得妖媚动人,一双狐狸眼,四
周略带粉晕,琼鼻略小,却面容冰冷,眉目含煞,身穿紫色紧身衫,这是东瀛上
忍的标志,他笑道:「卿本佳人,奈何为忍」

  忍者在东瀛的地位不高,往往都是依附在大势力之下生存,一个忍者村,忍
者不少,但是上忍却屈指可数,而上忍之中的女子,更是少之又少,万中无一,
不过即便如此,庞骏也没觉得,自己赢不了眼前的这名冷峻的女忍者。

  「真田家,甲贺里,望月千鸾,参上。」女上忍持着东瀛刀,一字一顿地说
道。

  「有意思,来吧,我倒是要看看,东瀛忍者到底有多厉害。」

  望月千鸾冷哼一声,突然凭空消失,紧接着,还没等庞骏弄清情况,突然从
他的背后冒出来,一刀斩向庞骏的背部。

  「叮」一声清脆的鸣响,望月千鸾满以为志在必得的一击却没有成功,被庞
骏转身一闪,同时中指一弹,指头击在东瀛刀上,一阵大力传来,险些脱手飞出,
饶是她再冷静,手上传来的巨力也把她震得有些发麻,但是她并没有放弃进攻,
而是玉指一捻,念了一条法诀,单手结了一个印,一瞬间便幻化出多个身影,将
庞骏团团围住,接着数个幻象一起向庞骏斩切过来。

  「潜行能力和幻术都不错,可是正面对敌实在是太弱了。」庞骏看着望月千
鸾评价道。

  庞骏的话音刚落,只见寒光一闪,望月千鸾突然怔在原地无法动弹,脖子间
地那缕清风和彻骨的寒意让她失去防御力,手中的东瀛刀因为气势上的挫败而迟
疑不决,再没有方才地凌厉逼人。

  「望月一族,听说也是东瀛武道的一支豪门,你手上的那把东瀛刀,当年我
看过一本关于天下兵器的书籍,应该就是望月一族的重宝,名刀赤雪一文字了吧,
既然姑娘姓望月,想必就是望月一族的嫡系吧,为何会隶属于真田家」庞骏一把
飞刀架在女忍脖子上好奇地问道。

  然而望月千鸾并没有回答庞骏的问题,而是把手中的刀插入了地下,然后昂
首挺胸,闭上了眼睛,打算引颈就戮。

  「啪啪」,庞骏并没有杀掉她,而是点住了她的穴道,然后说道:「我可是
个怜香惜玉的人,杀死你这么一个美人,未免太焚琴煮鹤了,不过为了防止你继
续打扰我的计划,我只能先把你困在这里,等到天亮,穴道自然会解开。」说完,
他便转身离去。

  「你……你等等……」这时,望月千鸾却叫住了庞骏,她看着转头盯着她的
庞骏,说道:「你,你如果,如果能够杀死真田幸玄,那么,我,我就会给你回
报。」

  她的话不多,却勾起了庞骏的兴趣,他说道:「继续说。」

  望月千鸾顿了顿说道:「我父亲,叫望月出云,五年前乃是剑庐三十六本刀
排名第二的人,当年真田幸玄为了抢夺排名,暗害了我的父亲,并且在比斗之后,
故意失手杀死他,我父亲死后,望月家族一蹶不振,真田家同时发力,直接把以
望月一族为首的甲贺里吞并了,我因为追踪能力出众,也成为真田幸玄手下的一
名忍者,为他效命。」

  「你怎么知道真田幸玄暗害你的父亲,还有真田幸玄为什么会让你一个仇人
的女儿作为自己的贴身手下,这不合常理。」庞骏说道。

  「因为当时不仅是为了争夺剑庐三十六本刀的排名,而且还是争夺新一任武
神营统领之战,真田幸玄一向与京都各位公卿交往甚密,他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
他真田家也能够登堂入室,入驻京都,成为公卿的一份子,武神营统领便是一块
重要的踏脚石,那一战,他早已经联络好京中的多位公卿,而那几位支持他的公
卿也因为在赌场下了重注,所以暗中派人在我父亲的饮用水中下毒,暗算我的父
亲,这一切都是我在其中一名公卿临死之前留下的忏悔书中所看到的,不信的话
你可以在我身上搜,那封信我一直带在身上。」望月千鸾说道。

  庞骏听了,便在望月千鸾那凹凸有致的玉体上摸索了一会儿,果然从她的怀
里摸出了一封书信,东瀛的文字并不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尤其是他们的公文,更
是大量地使用了中原文字,虽然书信上的文字庞骏没有认全,但是大致的意思他
还是懂的,而且纸张和墨迹都有一定的年份,基本杜绝了临时伪造的可能性。

  眼见庞骏没有提出新的疑问,她继续说道:「真田幸玄是个很小心的人,既
然他让我在他身边做事,自然有控制我的方法,更何况,入夜之后,我要么是在
外执行任务,要么就会被铁链锁在房间之中,而且他所住宿的地方,防备森严,
我根本不可能返回潜入,而我自己刚才也说过,我的嗅觉和潜行能力天赋,让他
在对打探消息和追踪敌人有莫大的帮助,有了我的助力,他在公卿面前的表现也
会相当活跃。」

  「那为何会选择我还有你的报酬是什么」

  「因为真田幸玄与京中很多公卿的交情甚好,他在军方的势力也越来越大,
再加上他原本就是剑庐三十六本刀排名第二,大瀛排名第六的高手,试问还有谁
会为了我一个小小的忍者,去对付他呢你不一样,你是晋国人,你跟真田幸玄是
对立关系,至于报酬,我这里有一本甲贺的忍术奥义,万川集海,」

  接着,望月千鸾停了一下,有些羞赧地说道,「还有,我,我还是处女,因
为,因为真田幸玄给我服用了守宫神毒,在,在我的子宫中,只要解了这种毒,
你,你就可以尽情享用我的身体。」

  庞骏打量了望月千鸾几息的时间,终于还是说道:「好,成交,不过,我不
能够完全相信你,不如这样吧,反正你都中了什么守宫神毒了,再吃我一颗九花
龙涎珠,也无所谓吧你只要吃了,我们的交易就开始生效。」说完,他掏出一个
瓷瓶,从里面倒出来一颗药丸,递到了望月千鸾的嘴边。

  望月千鸾看了庞骏,又看了他手上的「九花龙涎珠」一眼,说道:「一言为
定。」

  庞骏听后也没有客气,直接掰开了她的嘴巴,把「九花龙涎珠」塞进了她的
嘴里,然后解开了她的穴道并说道:「好了,交易开始生效,现在你回去,想办
法把真田幸玄单独引到近江琵琶湖长滨郊外的一处驿站,剩下的事情就由我来解
决。」

  「不用了,我一直留着追踪的记号,只要京中的事情一旦解决,他就会马上
带人前来找我,到时候我再想办法让他落单,你就在附近监视着,你自己看着时
机动手,这样可以吗」望月千鸾说道。

  可是,庞骏现在最担心的,是自己的师姐宫紫云还有杨月的安危,不知道她
们现在是不是已经安全撤离,他不太想守株待兔,他打算先把杨月救出来安顿好,
再回去对付真田幸玄。

  然而此时,从京都的方向,出现了一道焰火,望月千鸾说道:「真田幸玄已
经处理完京中的事情,要前来找我了。」

  庞骏听后,大吃一惊,神色凝重。


[ 本帖最后由 微嗔 于 2018-10-12 23:18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微嗔 金币 +10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2018-10-12 22:03
15

TOP

作者大大终于更新了,都等好久了,和歌聆音这个角色到时候应该也会被庞骏攻略吧!

TOP

更得慢不要紧大不了我看以前的但是大大千万别断更呀!都挖了这大个坑了千万别吧我们埋进去了谢谢大大了

TOP

庞大人又开始攻城掠美女了,看来和歌聆音也是口中菜了。。。

TOP

庞骏深入倭国的情节正在高潮处,期待下文能够对倭寇有较大伤害,不知道东瀛第一的高手会不会出场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0-19 1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