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绿意盎然] 【摘不掉的绿帽】(05)【作者:Adammmmm】

6

【摘不掉的绿帽】(05)【作者:Adammmmm】

    我刚想出口反驳,那大叔却一把抓向了我的下身撑起的小帐篷。大叔一脸猥琐地笑着,脸上满满的是得意的神情,“而且奖品很久就会到手说道这里大叔顿了一下,盯着我看了一会,“我也不信有一个男人会喜欢看大叔讪笑道。大叔说的没错,刚才一想到小夕被大叔肆意使用,我稍微软点的鸡巴又站了难道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吗?“你再看看这个。”“...”怎么解释,我自己也不知道,其实我隐隐能够感觉到我已经被他看透了,他一时间我也不知道怎么反驳他。“哈哈哈,想明白了吧。”“你知道我这几天一直在想什么吗?”“我想说,你这种没骨头的男人,不配拥有那样一个女朋友。”只见那大叔又点开了相册。可能之前这大叔只是觉得我有绿帽癖,现在他肯定已经百分百认定了。我不语,我不关心也不在乎眼前这个人在想什么,我只想知道他叫我出来干我不语,这个男人手头的东西是他的底牌,他不会这样就把底牌扔出去,何我该说些什么才能挽回现在的颓势呢。况发出去也对他也没有好处。“你在想屁吃。”了?”“呵呵,你不说我也要说。”口中说的,的确使我性致斐然。“不说话?那我把这个发出去了?”“哇哇哇,你这可以啊,我这么一说你鸡巴还越翘越高了?”大叔回答道,“而你却什么都做不了,不对,你也什么都不想做,你想的只“不相信吗?”我哼了一声不作回答。自己的女人被别人征服。后来我又信了。”大叔似乎看出了我的犹豫,拿出手机摆在我面前,打开了相册。我嘴上这么说着,但听到这大叔这么赤裸裸的把自己的目的表露出来,我的那是一个文件夹,名字叫做“X大王若夕”。“你想说什么。”我冷静地思考着,尽管心中泛起一点波澜,但仍被我压了下去。起来,疯狂得暴露着我的绿帽癖。【第五章放弃】“哈哈哈,笑死我了。我这还什么都干呢。就随口说说你就能硬成这个样子是看着你女朋友被我玩弄对吧。”“哼。”大叔漏出了一丝狡黠的窃笑,“我这几天一直在想,我活了这么久,第一次“是吗,那请问你之前为什么会看着我玩弄她,却什么都不做呢?”“啊...”第一张是我的照片,照片里的我,躺倒在日料店的桌边,裤子被褪到了膝盖大叔笑道,“我知道你内心深处是想看着小夕一步步被我征服的对不对。”...KTV隔音包厢里。大叔说着说着直接坐到了我身边,“那更好啊,你这都不用女朋友了,你女被发现了,我该怎么办,我该说什么。“你想多了,我不会让你再伤害她了。”嘛。我终于开口了,因为我自信无论如何小夕都不可能被他搞到手。仙子下凡的小夕,怎么可能被眼前这个挺着啤酒肚的中年大叔征服?“不...”“...”想到小夕雪白的肉体跟这大叔交织在一起,我就控制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下不对,我想挽回吗?“不是你就想想你女朋友被别人干的样子就能这样了?”中大奖啊,你知道奖品是什么吗。”被人胁迫,往前一步就可能是深渊的压迫感使我感到异常性奋。,不过后来我信了。”体。下体被袭的我一阵吃疼,迅速打开了大叔的手。把小夕给大叔用...这种镜头单是想想就已经能让我刺激到不行了,真的“没话说了?”“不久之前我也不信,我不信会能遇到一个在公车上阴道里塞着跳蛋的女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发生的话呢?不行了不行了...不能再想了。我想吗?不对,我怎么可能希望小夕被这么猥琐的大叔所掌控?小夕,宛如朋友给我用,我把干她的视频给你,我们这不是双赢吗?”鸡巴竟然慢慢撑起了小帐篷。了。”我还是没有说话,不仅仅是因为我看不穿眼前这个男人,更是因为现在这种“我说,你这种男人,只配看着我,慢慢把你女朋友抢到手。”“奖品是一个可爱的女大学生,名字叫王若夕。”另一只手想要挡住自己的脸,结果应该是反应慢了,只挡住了一半。第二张还是我,只是在图片的角落里,图片中间的位置是那天被我的精液洗紧的掌握住了。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个。迴家锝潞⒋ш⒋ш⒋ш.Cоm睛里透漏着一丝迷离的感觉。我第一次听到这个东西,什么叫绿奴,我一直只道自己是有点绿帽癖,喜欢,还是因为下体一直被大叔的右手挑弄,图片里的小夕双颊翻红,杏口微张,眼只手想要挡住自己的脸,结果应该是反应慢了,只挡住了一点点。让它更加坚挺了,“你脑子有毛病吗?!”这大叔的嘴脸更加让人反胃了,他一边说着话,一边拿着我自己的手,摸上“可以了,今天就给你看看到这里,大叔不往下翻了。我是个绿奴吗?我渴望被人凌辱吗?不是的,我只是想看小夕被凌辱而已,看到这个图,我差一点就缴枪了,看着平日里清纯可人的小夕,竟然在公车第五张照片的主人公是小夕,看到图片里的小夕,似乎发现有人在拍他,一“我...我不会把小夕交给你的。”“绿奴?”后一排,坐在了大叔的身前,前面只有两三个人,都在看着自己的手机,似乎没看到这里,我居然没有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就是拿着这个东西在威胁小夕“哈哈哈,是我脑子有毛病还是你。”/迴家锝潞⒋ш⒋ш⒋ш.Cоm,拍下的有点模煳,“细长”?这要怎么形容呢,其实这根鸡巴看起来跟我的一中捏紧了我的鸡巴,并将它从裤子里拿了出来。/迴家锝潞⒋ω⒋ω⒋ω.Cоm然疯狂得撸动着,而且越撸越快,越撸越硬。第六张...第六张图才滑出来一半,这大叔就收手了,把手机关了放进自“啊...你干嘛!”大叔一边说着一边捏得更紧了,他似乎发现,他捏得更紧,我的鸡巴就撑的幻想小夕被别的男人干,绿奴有什么东西。下体也开始在内裤中一跳一跳的。我不想自己也被那样!“你看。”处,那是我那天自己脱的,为了更好的撸管。/迴家锝潞⒋Ш⒋Ш⒋Ш.C0m跟他约会,而只是顾着自己撸管。更硬,“我原来以为你就是有点淫妻,现在才发现你还是个绿奴哈哈!”无意识下,我的手在自己越来越硬的鸡巴上下撸动着,一边回想着大叔的话。己口袋里。“可以啊。这反应我喜欢,我感觉我离这小美女又近了一步。”眼前小夕跟别人紧紧相拥的照片,听着这大叔的话,竟然没有一丝反抗的欲望,大叔笑道。的最后一排,给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撸管,这种场景对我而言实在是太刺激了。“还嘴硬!”了我自己的鸡巴,同时还控制着我的手自己的鸡巴上下撸动,而此时的我,看着第四张照片,是那天在公车上看,看图片背景,小夕应该已经被大叔带到最更恐怖的是,我发现这么恶心的一件事,并没有使我的鸡巴软下,反而竟然被一个4出头的大叔捏着下体,想起来有够恶心的,不过此时的我便被紧大叔趁我正痴迷地看着娇小的小夕躲在他怀里的照片,一只手便伸进我的裤般粗,不过因为实在太长了,于是便显得格外细长。“绿奴就是啊。”大叔已经放开了我的手,但我的时候似乎被鸡巴分泌的前列腺液粘住了,仍叔的照片,照片里的小夕刚刚抬起头,不知道是因为被大叔的小口闷得喘不过气礼的墙纸,甚至连墙纸上的洞都被清晰得拍下了。“绿奴就是又想看自己的女人被人凌辱,又想自己也被凌辱的绿王八啊。”第三张照片是小夕的,正是那天因为服务生突然闯入,小夕只得紧紧抱着大而另一手正握着一根无比细长的鸡巴,应该是被拍的时候小夕的手还在撸动我嘴上是这么说着,可就是控制不住那跳动的下体。夕给这猥琐的中年大叔用的场景了。可是小夕被大叔抱在怀中的照片,那么的真实,真实到我又开始想象起把小“下张可是小美女在最后一排给我含鸡巴的照片!”,又想直接射出来完事儿,又不想在还没看到下张图片的之前射出,这种矛盾的我似乎已经迷乱,出卖小夕的背德感让我无“想看就说啊!你这个小鸡巴的绿王八!”我疯狂撸动着下体,差点要发射了,正期待着下一张图呢,就被这么强行停迴家锝潞⒋ш⒋ш⒋ш.Cоm我,李恒,一个76的堂堂男子汉,此时却被一个7还不到的猥琐大“我...”“说你想小夕被我操!”本来已经把话收回来的我,听到他这么一说,又开始想象后面会有什么样的这么多吧。”心理,似乎推着我慢慢靠近欲望的深渊。大叔还不肯放过我,一边说着,却不肯翻给我看。越充满了一种出卖小夕的畸形的快感。听到大叔这么说,就以为小夕真的在车上给这大叔口交了。此时的我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呢,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大叔现在和刚才那一在吹牛逼,因为小夕连跟他接吻都那么抗拒,怎么可能在那种场合给他含呢。我最终还是屈从于心中那份想看小夕被凌辱的欲望。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是在平时,我肯定能否非常冷静地判断出这个大叔“我想小夕被你操!”“快回答我!叫主人!”/迴家锝潞⒋Ш⒋Ш⒋Ш.C0m“我...”高大起来,挡住了我的视线,也蒙住了我的自尊心。被鸡巴控制了身体的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此时的我疯狂地想看到下一张图片此时的我已经说红了眼,已经顾不上大叔让我说的是什么了。躺倒在沙发上的我,想象着下一张图片会是什么内容,双手完全停不下来,恐怕现在不管这大叔说什么,我都会答应下来。大叔继续说着。闭着眼睛,回想着刚才听到的,还原着小夕给眼前这个中年大叔口交的情形大叔一脸奸笑,一副吃定我的样子。“主...主人...”/迴家锝潞⒋ω⒋ω⒋ω.Cоm“别什么。”“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不仅让你今天撸个爽,还会让你以后一直撸得很爽。”所谓的绿奴的幻想。虽然我已经收住话了,但是还是被这大叔抓住了,“还想接着看吗?下一张“我...我想看...”在硬的充血的鸡巴疯狂的上下运动着。“我想看小夕在车上给你口交!”我又停住了。可是很刺激的。”住了,心中一阵难受,差点就开口求他了,还好心中还留存有一丝理智,把到了,想着小夕的杏口变成一个“O”“你...你说!”细长的鸡巴顶到了喉咙口,被大叔死死地按着脑中,想吐也吐不出来。我一边说着,一边快速得撸动着自己的小鸡巴,脑补着小夕的小嘴,被大叔叔在眼前指手画脚,而我对这一切完全没有反感,而且有一种被人控制的快感。可是现在的我,已经不具备这样的判断能力了。“我会帮你征服小夕!”大叔突然变了脸,站了起来,本来比我低半个头的这个男人,在我眼前变得型,而大叔细长的鸡巴在小夕的嘴中疯狂进出,小夕为了让这大叔快点射出“说你想看小夕在车上给我口交!”“求求你,给我看一张照片!”大叔一脚把我踢倒沙发上。,还用小舌不断刺激这大叔的硕大的龟头,越想越硬,越想撸得越快,越想心中不快,而是慢慢的刺激感。“我想看。”番凌辱小夕的话,似乎打开了我脑子里一个尘封已久的开关,搞得我满脑子都是喉咙眼的话又吞了回去。“我要你成为我的奴隶,要你帮我征服小夕!而我会满足你的一切绿奴幻想!”“别...”/迴家锝潞⒋ш⒋ш⒋ш.Cоm“你TM说什么我没听见!”照片,这就是奴性吗,难道我真的是一个绿奴吗,即使这样被凌辱,心里也没有“说你会帮我征服小夕!”只要这个。钱什么的我没兴趣哈哈。”“我就喜欢这样的,这种女人征服起来才有成就感。”“...”“要不我们来打个赌吧,从明天算起一个月,这一个月内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想到这里,不断涨大的下体似乎也到了极限,一丝浓浓的白色粘液从巨物头迷煳中我只听到大叔的笑声,“什么照片,后面就什么都没有了。你这个绿想到这里我心中不禁一阵唏嘘,都是生活在一起的两个人,小夕坚持自己的这是为什么?我被这样一个大叔羞辱着,听着这个大叔说要凌辱我心爱的小怎么办,我觉得我这回是真的被套住了。“哈哈哈,我几乎感觉我已经得到小美女了。”“不行!你拿给她看吧,我不会帮你的。”如果此时我可以看到自己的眼睛,除了决绝,应该还可以看到眼底有一些懦我这回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夕,我竟然会有这种反应,看来我也是没救了。柄就被控制的人,上次日料店里,被抓着把柄的她到最后都不肯跟这大叔接吻,比拟了。原来被精液喷到脸上是这种感觉。“主...主人...”“我...我答应...”部喷射出来,这是我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喷的这么多,这么高,直接从“说吧,你要怎么样才放过我们俩。”笑死我了。底线到了最后,而我却屈从于一时的快感,竟然想过想小夕出卖给这个大叔。我心情好跟你商量,心情不好我就直接拿照片上了她,你能奈我何?”大叔又笑了起来,“我中大奖了,奖品是一个叫王若夕的女大学生,所以我龟了。”法自拔,“我...”“征服,你也真敢想。”变越大,越变越硬。了,这句话说出的那一瞬间,一种放弃了小夕的快感充斥着我的身体,从我停止是想办法继续反抗,还是听这大叔的话,就这么堕落下去,沉浸在出卖小夕大叔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死死地盯着我,“你是个绿王八,以后我就叫你阿视频中传来我的声音。虽然不爱听,不过这大叔说得的确很有道理,现在我和小夕都有把柄在他手不行,要是我就这样放弃了,这大叔长期地控制她的话怎么办。醒过来。“笑死我了,我想要客气地跟你说,只是觉得没必要撕破脸皮。说句实话,认识小夕这么多年,小夕什么样我还是很清楚地,她不是这种会因为这点把“不要痴人说梦了,说实话,你就拿着这点把柄就想控制小夕,她只会跟你年来一次这么爽的射出。“阿龟,你该叫我什么?”的不是小夕,而是我和说完大叔打开了手机,点开一段视频,竟然是我刚才撸管的视频。玉石俱焚。”里,就算他要对小夕不利,我一时也拿他没办法。我下面高昂着的头,喷到了我上面低垂的头。大叔又说道,“你信不信我把这个发给小美女,我看你怎么跟她解释哈哈。”我低头一看,发现我的下体似乎比平时大了两号,几乎可以跟蔡怀仁的巨物我说道,“要钱?”,居然说自己能够得到小夕,还想着小夕给他口交。我以一个几乎只有我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着,但只要我自己听到就已经足够“哈哈哈,我刚才不是说了吗。”眼前这个大叔在说什么?得到小夕?他一个大了小夕最少25岁的油腻大叔样?”“你想的美。”弱,那是不想因此失去小夕的恐惧和屈从于下半身欲望的堕落。“叫我什么。”大叔完全不给我喘息的时间,不断地逼问着。那一刻,即便我已经不再撸动,但我的双手却明显感觉到它包裹着的鸡巴越“你什么!答不答应!”虽然我刚才说得很是硬气,但是我心里也清楚,大叔手里的东西能够威胁到王八,不过口交什么的,以后自然就会有的。”...渐渐的,射完的我开始清就足以证明这一点了。的快感中。我嘴上这么说道,心里却不禁怀念起刚才那种神仙一般的感觉,那是我2你都有要听从我的安排。一个月后,我把所有东西删掉,什么都不留。你说怎么动作的双手蔓延到我高高耸起的鸡巴。听起来似乎是唯一一个能摆脱这大叔的方法了。“小夕,那个...”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一双细嫩的小手拉起我的手,“恒恒我好“嗯?阿龟你叫我什么?”就是这个感觉,刚才让我放弃了一切抵抗,堕落在情欲的深渊里。我欲言又止。“怎么了?”“...”听到这样的保证,我还以为捡了个大便宜,丝毫没考虑到这个大叔的狡诈。“好吧。”这一刻我才真切得感受到自己是个绿奴,被眼前这个中年大叔逼迫着,竟然大叔又摆弄起自己的手机来。小夕的感情。我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女生,这是我的女朋友——若夕。他手里的照片甚至都不够撬动小夕的双唇,但是却能彻底摧毁我和小夕的关“嗯,没怎么。我们走吧。”过我不会做任何对小夕不利的事。”眼前的她,精致可爱,光彩照人,映衬得我更加不堪。“第一件事,以后你得叫我主人,跟我说话得用敬语。还有我会叫你阿龟。”想你呀。”“你...”只有一个月,撑过这一个月,一切都会回复原样的,我心中这么想着,“不“主...主人...”“好吧。”的气力,“好...好的主人...”又是这个感觉,被剥夺了跟自己女友做爱的权利,这竟然也能让我没有抵抗“可以,我让你做的事情都会跟小夕无关的。”使得我刚纵情射出的鸡巴又有了感觉。这一刻,心中的侥幸战胜了其它。“可以,接下来的事情我会微信跟你说的,你可以滚了。”...一个月,系。就一个月...“恒恒!”“第二件事,你一个月内不能跟小夕做。”

[ 本帖最后由 sysway 于 2019-4-14 12:29 编辑 ]
6

TOP

排版混乱了么?希望重发一下…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4-23 0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