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八卦] 《无所不能》赫里尼克·罗斯汉:歌舞当然是宝莱坞电影里的关键部分啦[11P]

0

《无所不能》赫里尼克·罗斯汉:歌舞当然是宝莱坞电影里的关键部分啦[11P]


谈到印度的明星中心制,罗斯汉表示:“电影不应该依赖明星,相反,应该是明星依赖电影和角色。”


电影《无所不能》剧照

继《调音师》之后,又一部以盲人为主角的主角的印度电影《无所不能》已于6月5日在国内上映。

主演该片的是印度演员赫里尼克·罗斯汉,他是“三汗一汉一马”中的一员。与前“三大汗”沙鲁克·汗、阿米尔·汗和萨尔曼·汗相比,罗斯汉这个名字对于中国观众来说或许有些陌生。但在印度,赫里尼克·罗斯汉的知名度丝毫不逊色于三汗。


电影《无所不能》剧照

印度观众评价他是“希腊神”,是史泰龙、布拉德·皮特和迈克尔·杰克逊印度版的三合一。这一形容或许有些夸张,但无可置疑的是,他本人容貌和身材的确极其出色。记者在酒店见到刚下飞机的罗斯汉时,几乎在场的所有路人都被他的身影所吸引。俊朗的外貌和健壮的身材,让他一下子成为人群中的焦点。

作为印度知名导演拉克什·罗斯汉的儿子,赫里尼克·罗斯汉从一出生就受到极大关注。他第一次演戏,便是在父亲的电影中饰演一个跳舞的男孩。但即使拥有这样优越的外在条件和家庭背景,罗斯汉也没有年少成名。

在成为一个演员之前,他曾跟随自己的父亲在片场工作,他负责提供茶水、扫地,并打了6年的场记板。刚出道时,外界甚至评价他只是一个舞者,并非一个真正的演员。为了证明自己,赫里尼克·罗斯汉演过智障青年、超级英雄、瘫痪者,这些角色为他赢得了认可和赞誉。


在电影《雨中的请求》中,罗斯汉饰演了一位瘫痪者

直到38岁时,赫里尼克·罗斯汉才终于成为了宝莱坞炙手可热的明星。他出演的作品《印度超人》、《阿克巴大帝》、《幻影车神》系列无不大卖。这次在中国上映的电影《无所不能》也位列当年印度票房的Top10。赫里尼克·罗斯汉一跃成为印度收入最高的男演员。

在电影《无所不能》中,赫里尼克·罗斯汉与亚米·高塔姆饰演了一对盲人情侣。两人相知相爱,又不得不因为残酷的现实而分开。影片前半部分是甜蜜的爱情故事,也有中国观众喜闻乐见的歌舞桥段。但电影氛围到中部便急转直下,女主角受到侵犯而自杀,男主角罗汉(赫里尼克·罗斯汉 饰)只能绝地反击,开启复仇模式。片中有多次反转,复仇环节的设置脑洞大开。


赫里尼克·罗斯汉与亚米·高塔姆

对于赫里尼克·罗斯汉来说,饰演盲人很难,而要饰演一个有高强度打戏的盲人就更难,他在采访中提到了自己的“眨眼困惑”。在拍戏过程中,每当有拳头挥到他面前,或是有重物要砸到他身上时,他总是忍不住眨眼,但这和他所饰演的盲人身份并不相符。“我不想让观众觉得我是在演盲人,而是想让他们真正看到盲人”,为此他只能通过不断练习来克服这一本能。采访时罗斯汉还现场演示起了自己的训练成果,拳头挥到自己面前时,他的眼神仍然坚定有力量。

目前,赫里尼克·罗斯汉正在印度宣传自己的新片《Super 30》,这是一部聚焦印度教育体制和教师权力的电影,他表示希望能带着这部电影再来中国,“中国和印度有很多共通之处,印度的王曾经要向教师下跪,中国的教师地位也很高,我看《功夫熊猫》里是这样。”同时,他也在采访中表达了自己对中印合拍片的兴趣,以及对宝莱坞电影中的歌舞、印度“明星中心制”的思考。




界面文娱对话赫里尼克·罗斯汉


界面文娱:您是第一次来中国吗?此前对中国有怎样的印象?

赫里尼克·罗斯汉:这是我第一次来北京,但并不是我第一次来中国。我曾去过上海,当时我正在为电影《印度超人》作准备,《卧虎藏龙》的武术指导程小东带我到上海训练。因此,我对中国的印象就源于那次训练课程。训练的强度和难度很大,我必须打起精神,但这对我来说是一次很难忘的经历。


《印度超人》

其实我现在特别激动,很感谢这个机会。我的爸爸刚刚还在不断给我发消息,问我到中国了吗?中国怎么样?现在在做什么等等。

界面文娱:《调音师》4月份在中国上映了,主角的设定也是一位盲人,您觉得您和阿尤斯曼·库拉纳相比,谁演盲人演得更像?

赫里尼克·罗斯汉:这个要留给观众去评判了。但对我来说,创作阶段不存在对比。因为我们不是在竞赛,而是在进行创作。

界面文娱:为了饰演这个盲人,您做了哪些准备?

赫里尼克·罗斯汉:很多电影里有盲人角色,但我觉得他们只是在表演盲人。因此在拍摄电影前,我认识了很多盲人,并和他们成为了朋友。其实他们并没有电影中那么夸张,日常生活中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我想要把这种感觉带到我的电影中,让观众知道他们的真实情况是怎样的。

为了达成这个目的,我常常把房间设置为伸手不见五指的状态,或是在白天戴上遮光的眼罩。我希望自己能尽量适应这种环境,在电影中呈现的不是装盲,而是真盲。

界面文娱:您在《印度超人》里面学会了武术,然后在《阿克巴大帝》里面戒了烟,那么这次有没有什么特别的?

赫里尼克·罗斯汉:为了《无所不能》,我放弃了自己的健康饮食(笑)。因为我不能在电影里看起来很壮,所以得努力吃出一个小肚子。但是我在这个过程中是非常愉悦的,因为内心和胃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赫里尼克·罗斯汉的好身材也让他成为印度的健身偶像

界面文娱:电影里有很多动作戏,您怎么处理看不见时的打斗动作?怎么控制自己的眼部肌肉?

赫里尼克·罗斯汉:我很惊喜你问了我这个问题,还没人问过我,但这个感觉太真实了。因为当时我有个特别大的问题,拳头挥过来时我总是忍不住眨眼。比如有一个被啤酒瓶砸的场景,我本该表现出毫无察觉的样子,但现实拍摄时会不由自主地闭眼。最后我不得不跟对手演员说,你砸的时候别告诉我,想什么时候砸就什么时候砸。在心里数完一二三,你直接砸就是了。保持不眨眼的状态很难,但是还挺有趣的。

界面文娱:电影的前半部分有非常精彩的舞蹈表演,你喜欢舞蹈吗?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习舞蹈的?

赫里尼克·罗斯汉:我第一次对舞蹈产生兴趣,是由于看了迈克·杰克逊的表演,当时我还是个小孩子,后来我一直都特别喜欢跳舞。但是当我开始演戏后,我发现在电影里跳舞跟平时自己跳是非常不同的。电影中的舞蹈还关系到很多东西,比如你的角色、电影的类型、设置的环境等等。我得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并向观众传达一些情绪。


赫里尼克·罗斯汉在电影中展现了自己的舞技

界面文娱:那您觉得舞蹈在宝莱坞电影里面起到什么作用,是不是必要的?

赫里尼克·罗斯汉:是的,歌舞是我们文化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不管是开心还是伤心的时刻,或是庆祝节日,我们都会用歌舞来表达。在印度电影行业的发展过程中,歌舞从黑白电影和有声电影时期开始就是和电影相伴的。很多年来,歌舞都是把观众带到影院的重要因素。

但是现阶段印度电影的类型很多,我们没有必要像以前那样,在一部电影里放五六首歌曲了。不过歌舞在电影中还是很重要、很关键的一个部分。

界面文娱:那么如果一个电影里面没有歌舞,是不是说明这个电影在印度算是比较小众的?

赫里尼克·罗斯汉:也不能这么说,现在印度电影没有那种非常明显的划分了。很多我们以为的小众电影比如《调音师》,反而在国内卖得特别好。只要内容是好的,想法是好的就行。


《调音师》在中国收获了较好的口碑和票房

所以,现在印度的导演跟制片人都在尝试拍摄各种类型的电影。当然,这对演员是件好事,因为我们可以尝试各式各样的角色。如今的观众非常拒绝超现实的内容,而对接地气的表示欢迎。从西方借鉴了电影技术后,印度电影开始更加强调想法、教育和知识,而非专注于某一个主题的主流电影。这或许也是中国和印度的相似点,我希望中印未来都能成为影视行业里的世界强国。

界面文娱:您如何看待印度的明星中心制?

赫里尼克·罗斯汉:其实我认为这种状况正在慢慢转变。的确,之前印度电影是以演员为中心的,但现在是内容为王的时代。制片人、编剧和导演能决定电影的内容和价值,因此也开始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在我看来,导演和明星双方的天平正在逐渐倾斜。

在这种情况下,电影的内容会变得越来越好。因为之前的电影可能更依赖明星效应,但现在明星效应在印度已经不那么吃香了,角色本身比明星的知名度更加重要。我个人认为,虽然这么说可能是错的,电影中的角色非常重要。而要成功地塑造角色,就需要优秀的导演、制片人和编剧。电影不应该依赖明星,相反,应该是明星依赖电影和角色。

界面文娱:那么如今要成为一个宝莱坞明星需要哪些条件?

赫里尼克·罗斯汉:我刚进入影视行业时,的确有一个成名的模型。当时每一个明星都是超级英雄,我必须要达到那些条件才能获得知名度。但现在这个标准已经不存在了,明星更多是对真实生活的一种映射。你必须要呈现自己对角色的理解,展现角色该有的真实状态,这就要求你有丰富的经历。

因此,长相、身材已经不再是决定演艺事业成功与否的条件。演员并非是完美和超现实的,他应该展现自己的弱点和脆弱性。做戏中角色该做的事情,这比那些东西更加有魅力,因为真实太重要了。

界面文娱:您的父亲是一个非常有名的导演,父亲对你的表演产生了什么影响?


赫里尼克·罗斯汉与父亲

赫里尼克·罗斯汉:那太多了,我的整个教育、价值体系都来自我的父亲。第一次在片场见到他时,他正在拍摄自己的电影作品。那时我还是个孩子,只有12岁。我非常震惊,因为我很难想象,一个在家里像国王一样什么都不干的人,居然在片场扫地。

从他那里,我知道了人的阶级或者高度,并不由他做什么而决定,而是由他做得有多好而决定。不管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而且工作中是不应该存在任何自尊心的。

另外在成为演员之前,我还在片场打了六年的场记板。这六年来,我不断学习、观察、接受父亲的训练,并找到了自己对演戏的兴趣。所以,我的父亲可以说是我表演生涯的第一位导师。

界面文娱:那您准备让两个儿子也成为演员吗?


罗斯汉和两个儿子

赫里尼克·罗斯汉:不不不,这个选择还是留给他们自己吧。我作为父亲需要做的,是帮助他们塑造强大的内心。一旦他们建立了价值体系,我的任务就完成了。他们可以自由地探索这个世界,跟随自己的激情,尝试这个尝试那个。我希望他们不会因为成功失败,或是外界的看法而受到影响,而是专注于内心的力量,有自己的性格。

界面文娱:《摔跤吧!爸爸》、《神秘巨星》等印度电影在中国非常卖座,你怎么看待宝莱坞电影在中国的崛起?

赫里尼克·罗斯汉:我很高兴好电影能被中国市场所接受,这也说明了中国观众的接受度、包容心和辨识力。对于印度的电影从业者来说,中国观众的认可是非常激励人心的。因为中国的市场很大,这驱使着印度制作者不断生产更加优质的内容。

界面文娱:这些从印度引进的电影,大部分是现实题材的,有一些批判性质。这种类型在印度也是主流吗?

赫里尼克·罗斯汉:我认为好的电影是需要呈现一些社会问题的,不然的话就没有戏剧冲突和个性了。只是可能有些电影是直接呈现,有些电影它是间接,但是他们都会传达这样的信息,特别是印地语电影。就如同你刚才所说,这样的类型在中国很流行,它在印度也是一样,只是不全是那么直接。

界面文娱:那您觉得传达信息和娱乐性哪个更重要?

赫里尼克·罗斯汉:如果只有信息没有娱乐,这个电影就太无聊了,我接受不了。电影院是一个娱乐场所,如果你让我快乐的同时传递了信息,那我会更容易接受。

界面文娱:之前在北京国内电影节上,阿米尔·汗和中国宣布合拍《地球上的星星》,您觉得中印合拍片的未来会如何?您自身有这方面的意愿吗?

赫里尼克·罗斯汉:当然,我非常有兴趣加入到这样的合作中。这个消息也很让人兴奋,因为《地球上的星星》是我和我的孩子最喜欢的电影。我相信中国的观众也会爱上它的。

界面文娱:《无所不能》是您第一部在中国发行的电影,对票房有信心吗?

赫里尼克·罗斯汉:《无所不能》是我的倾心之作。我感觉中国的观众会喜欢这样一个关于爱、斗争精神、勇气和弱者的电影,我祈祷大家能喜欢。

界面文娱:能分享一下您未来的计划吗?《Super 30》是否也有意向在中国发行?


《Super 30》海报

赫里尼克·罗斯汉:我很高兴《无所不能》能在中国发行,当然我也希望能带着自己的下一部电影再来中国。《Super 30》是另一部非常激励人心的电影。当然我大部分的电影都是这样的,因为激励别人对我来说很有吸引力。《Super 30》主要聚焦教育的价值和教师的权力。而据我的了解,这是另一个中国和印度会有共通之处的地方。我们两国的教师都受到较高的尊重。在印度,王曾经要向教师下跪,中国的文化也是这样,我看到《功夫熊猫》也是非常尊重老师的。这部电影改编自一个真实故事,它告诉孩子要拥有梦想,即使它是疯狂的。我祈祷自己还能带更多电影到中国,与中国粉丝见面。




我中间一段视频文件弄不来,麻烦版主帮忙弄下,顺便教下我怎么转视频文件

[ 本帖最后由 spawnmm04 于 2019-7-16 16:33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后悔此生 金币 +6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2019-7-17 23:20
0

TOP

很多印度电影题材和拍摄还是不错的。但是突然出现的舞蹈还是让人很出戏。

TOP

演技是真的好,真的很出色,很喜欢,加油哦

TOP

第一句话说得好有道理,电影不应该依靠明星效应,而是应该靠着故事来取胜

TOP

印度电影中歌舞占比是有严格要求的,隐约记得可能是全片时间的10%还是至少10分钟,因为印度政府认为电影里的歌舞能提高人民群众的幸福度

TOP

印度对电影的理解和别的国家好像不太一样,看他们的电影院设置就知道。
那是一种全家人参加的节日一样,电影里的歌舞就是让他们嗨起来必不可少的东西啊。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20 0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