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绿意盎然] 《纯情娇妻绿帽公》9-10

7

《纯情娇妻绿帽公》9-10

(9)

     “我想看看你的奶子”老头把头抬起来对着琴儿说
     羞红着脸的琴儿,像是被老刘头施了魔法一样把身上的露肩碎花脱去后露出白色的胸罩及呼之欲出雪白的乳房,老刘头急不可耐伸手就要抓,琴儿这次挡住了他的手;
   
     “你先别急,我把胸罩脱了,你可别在弄疼我了,你捏坏了我老公饶不了你”琴儿说完
    一只手环抱着胸前,一只手背过后面解开胸罩排扣,胸罩松开一刻,巧妙的挡住了乳头,但是琴儿胸部不算小,白白的乳房还是被手部压住后溢出两边,这一幕老头看着发呆了,我想这可能是他这辈子唯一有机会接触到最美的乳房,琴儿羞涩的将手臂垂下,整个乳房暴露在空气当中,圆润饱满且不下垂,乳白的乳房上左右两边,粉红色的乳晕及两粒已经微翘小乳头,整个画面垂涎欲滴,是个男人都愿意一直把玩,恨不得把那两粒乳头饱含在口中,琴儿侧坐着,泛红着的脸用渴望的眼神盯着老刘头的脸面,这一刻琴儿仿佛等着自己洞房花烛的夫君临幸她…

     “你怎么了?看傻了?”琴儿羞红着脸忍不住脱口而出
     
      “太美了,怎么有那么漂亮的奶子,我以前偷看过的,还有我老伴的,都没有一个像你的”老刘头声音激动且带着颤抖
      虽然看不到老头的面部表情,可以想象得到他此刻被琴儿的美乳震撼到了什么程度,我心里特别激动,因为这也是除了上次服务员之后,另一个人看到琴儿的美乳,而且还是裸露在他面前,可以说任由他把玩…

    “我可以摸摸吗?”老头咽着口水问着琴儿

    “你这老头,不说只看看吗?怎么还上手呢?”琴儿故作不屑的态度

     “没,我就想感受一下,这个那么美丽的奶子摸上去什么感觉!要不行就算了”老头怯怯地说

     “你可得轻点,你要像第一次那样,我真的叫我老公了……”琴儿有意把态度变得强硬

      老头点头如捣蒜:“不会不会,我轻轻的…我轻轻的摸”

      滑稽的老头双手边说边向琴儿的美乳贴近,琴儿也在那一刻恢复了处女被男人抚摸的羞涩,下意识咬着下唇,闭着眼;在贴近的那一霎,琴儿如触电般的抖动把老头吓了一哆嗦急忙收回手,说道:“我没使劲啊,就贴上去,弄疼你了?
      “没没没……是你手上的茧碰到我那…我吓了一跳”琴儿睁开眼哆哆嗦嗦的说

      “这干了一辈子粗活的手,又粗又多茧子,不好意思啊,大闺女…”老头看着双手叹气说道

     “没事没事,不要紧您再放过来,我适应一下就好了”可能被刺激到了,琴儿有点语调带着娇喘

     随着老刘头双手压握在琴儿的美乳上,琴儿从触电般反应的抖动变成脸上出现兴奋的表情,可能因为老头手上到处都是粗糙的茧子,触碰在细嫩的乳房上,仿佛每个乳房的兴奋点都被照顾到了,老头也从开始压握变成小幅度的把玩,一下顺时针轻揉,一下大小拇指故意划过已经翘起的乳头,老头也察觉到琴儿不抗拒他的把玩,并咬着嘴唇发出低沉的“哼…啊…啊…”
   
     老头也开始随着琴儿的声调,加快了些速度,也许是这一双满是老茧的粗手给了琴儿不一样的兴奋感,她突然从喉咙发出低吼:“亲它,用你的嘴吸它,舔它…快啊…”

    老头如同小孩子得到了玩耍的许可,左手环抱着琴儿的柳腰,右手不停歇的不停抚摸着一边乳房,那张带着一圈稀稀拉拉胡渣的嘴凑向了腾出空位的那边乳房,一口含下之前一直是我享用的美乳,这一含,琴儿双手开始抚摸着老头的光头和背部;老头也开始把另一只手放下,环腰的手开始伸向琴儿的美腿,另一只手着伸向琴儿的翘臀,此时我的下体已经快要爆炸,我只有把拉链拉开把我的小兄弟放出来透气了;
  
    老刘头在琴儿的美乳上一大口的恨不得把整个乳房含进嘴里,又换一边深处舌头轻巧的挑逗那颗充血了的小豆豆,一个不备,轻咬那颗小豆豆几秒然后松开又一大口含着整个乳房,这么几个来回;琴儿已经开始从嘴里发出低吼:“啊……啊……好舒…服…啊…别停…”这时的琴儿已经不管这个人是不是可以当自己的爷爷,或者是个什么样的;完全成为这个干瘪老头的掌中玩物;看到这一幕,我不由得感叹姜还是老的辣,这老头说他媳妇每次像神仙看来真不是吹牛,想到这,我不禁想到琴儿说如果控制不住就和老头那个,我立马加快速度撸起我以兴奋不已的鸡巴…

    就在我看着老头来回蹂躏琴儿美乳兴奋想撸射出来的时候,我被里面的一幕停下我撸动的手,琴儿突然如抽搐般抱紧压按这老刘的头,全身不停的抖动,压抑着喉咙兴奋的吼出:“我来了…啊………”随后从琴儿的短裙内流出如尿液般的水柱,湿透了丝袜和老头的床沿泄落地上,整整一大滩水渍;什么?难道琴儿被老头玩乳房玩到潮吹了…我看着不断发出高潮后娇喘声的琴儿缓缓的松开老刘陷在乳房的头,躺在了床上不断的随着喘息起伏的胸部,床沿时而滴落的液体,老头被这一幕也吓呆了,以为琴儿啥病犯了,也不敢乱碰她;过了三四分钟,琴儿缓过神,下一个举动又让我触不及防。

    她坐立起来,把高跟鞋踢落一边,开始在老头面前脱起了丝袜,可能高潮过后的失智,琴儿脱丝袜的过程毫无美感,就像宿醉般三下五除二把丝袜脱后丢在包包边上,然后突然站立在床上,左右扭动着腰肢和翘臀把短裙也褪掉放在一旁;露出仍有爱液滴落的白色蕾丝小内裤,灯光下琴儿就像一个女王俯瞰众生,她的信徒就是缩坐在床边被这一系列动作看呆了的老刘头,以及铁皮屋外的我;褪去了内裤后,琴儿的整个裸露在了老刘头面前…

    “ 怎么样?什么感觉?”琴儿俯瞰着的老刘头问道

    “大闺女,你咋啦?是不是邪性了?你可别吓我啊…”老头颤颤巍巍的回答

    “我刚才以为你吹牛,什么你媳妇儿每次和你做像神仙一样?刚才我体验到了,你玩我的胸部都让我快活得要命…你就不想让它也快活快活…”琴儿居高临下指了指老刘头的那根早已面目狰狞的鸡巴……

    我在外面差点一个踉跄晕倒,虽然我之前一直做好了接受所有淫妻细节,但是,就在十分钟前,琴儿还犹豫的底线?只要她不答应就不会和老刘头做;我不能逼她…现在我眼前的未婚妻,却主动像个可以当她爷爷的男人求欢;我即兴奋欣喜又有点恼怒;兴奋欣喜是琴儿迈出了这一步,恼怒的是这就是她所说的底线?而且还知道我在看的情况之下,立马就迫不及待将自己的处子之身给了这个老东西了?未免太随便了,我有那么一刻想冲进去就地正法这个贱人的想法……

    正当我还就羞愤交加的时候;老头已经侧躺上床,那一根头如眼睛蛇蛇头、一整根布满充血血管,高高竖立着如一根黑色的铁棍,马眼出不断溢出透明的液体;而琴儿就蹲在一侧,好像想起了什么?转身拿出手机,手指飞速地敲打着,有种急迫的感觉;没一会儿,我这边震动了,琴儿已经把手机放进包里,伸手握向老刘头的巨蟒处…

    我点开短信:“老公,对不起我没忍住,我给你五分钟,如果你进来我就在老刘头面前和你做完,再和他在你面前做;如果你五分钟不进来,我就直接把我第一次给老刘头,你不能嫌弃我,要像你说的爱我不能离开我;老公我真的希望你选前者,因为我知道你肯定会选后者;但是,不管你选哪个,我都满足你,我也永远爱你!”

   看完信息后,我并没有再看房里,因为我看到琴儿,我的未来老婆手里撸动着老刘头的巨蟒,眼睛却一直看着门的方向,眼神中渴望着她的至尊宝快点来救她,我却呆若木鸡脚如同灌了铅一般,一步也挪动不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真的很想进去,但是,我怕事后琴儿觉得我是她第一个男人,所有在发展的计划都会胆怯的进行,我要狠心,当一个完整的淫妻奴,给她也下定决心决绝些,我放弃进去…此时我充血的鸡巴也没了刚才的尽头,可能内心的谴责压抑住了欲望…

    房内,琴儿已经转过头不再看向门口,而是死盯着老刘头在她手中撸动的巨根,由于长时间的蹲着,琴儿已经侧坐双腿叠压着,看进去两具不协调的裸体在一个空间,琴儿略有散乱的秀发衬托未曾退却羞红的美丽脸庞,不时眨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身体发热而一会儿抿动的红唇;被老刘头玩弄未褪去肿胀的丰乳及一直兴奋翘立的乳头;没有半点赘肉光滑的腰身,一侧翘起的臀部,修长纤细的双腿,秀气小巧涂着鲜红指甲油的脚趾;都如同巧夺天工雕刻出来一般;一旁平躺着的老刘头除了那根凶狠的巨根外,可以说都像是一具快要干枯的老树,除了长期苦力劳动锻炼下的肌肉线条外,可以说没有一处能与琴儿为之匹配,他那枯皱黝黑的面容,有些褪皮的鼻子,耷拉的眼睛,大大的嘴长满了胡渣,最可笑的就是如卤蛋般铮亮的秃头,旁边稀稀拉拉长着一些泛白的头发…我做梦都想不到我的妻子第一次会送给这样一个以进黄土的老鳖菜。

    “你这么动我也没感觉啊,大闺女,还胀得慌……”老头有些焦躁的说

    我感觉琴儿是故意缓慢的撸动,一是期待我能赶来,二是又不想老头那么快射,万一我没来,老头又射,还能不能硬起来都两说…所以她没精打采的撸动着,被老头这么一说,她从失神状态恢复过来……

    “那大爷,您想怎么样?我也不常给我老公做这事…”琴儿有些害羞地说

     我此时心情突然被这句话逗乐了,心想你撸得还少吗?我的,菲蓉前男友的;琴儿也是闷骚得很嘛…

     “要不让我放进去你那里面,我可能一下就射了,这么憋着我怪难受的…”老头开始大胆的指向琴儿下体

     “我可能快来列假了,可能会有血?不太好吧…”低着头没敢看老头

     “嘿嘿…那就当我开苞黄花大闺女了,这我死了以后也能闭眼了…哈哈哈”老头听到血突然来劲儿…开起了黄腔
      哎哟……只听到老头一声惨叫,原来是琴儿五个指甲一起嵌入了老刘头的巨根肉了…痛得老头哇哇的叫…
      “看你还敢嘴贱,老东西没羞没臊,谁家黄花大闺女让你这么个老玩意儿操,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琴儿恶狠狠的说道
      
      这句话仿佛也像是恶心我一样,我一时间好想找个洞钻进去
      “我不敢了姑奶奶,大闺女,我错了,我不胡说了…”老头带着哭腔叫道

      其实琴儿收着分寸;并没有要掐破老头的这根老宝贝,只是给他点教训,但是巨根上还是留着深深的印子,琴儿说了句:“知道疼了吧,最乱说直接给你掰断了,反正你也没有用”

   “以后有没有用不要紧,今晚能用了就行…嘿嘿…”这老鳖犊子露出那口黄牙咧着嘴笑道

    “谁说给你用,我说要让你用了吗?你要是没你说的那么厉害,今晚就真是你最后用它的一晚”说着用手指拨动了那根巨蟒…

     老头看着有戏,双肘撑起半拉身体凑向琴儿:“今晚用了以后不用都行,明天死了我也值得,我不吹牛要是没让你和我老伴一样当神仙,快活,你立马揪断它…”老头信誓旦旦的保证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到什么年纪都一样,为了钱为了女人,你叫他做什么都肯去做,得到了就是死不承认,但是,看着老刘头的那根巨蟒,我却愿意相信,如果琴儿愿意和他,还真的像他说的快活似神仙……
   
     再看琴儿仿佛下定了决心的样子,由原来的侧卧坐姿,变成了两腿分开面向老刘头身体侧,一支玉腿在叉在床边处,脚趾贴近老头大腿,一支玉腿靠近老头头部,也许是故意,琴儿还将臀部向老头的手掌处移过去,像是方便老头玩弄她的阴部一样;我这个角度正好看到了,琴儿的阴部,这是算是我第一次看到琴儿阴部的样子,修正过后不算浓密的阴毛,内里两侧没有多余的毛发,很是干净;这点是琴儿对自己的要求,琴儿是一线天,由于潮吹过后,大小阴唇有些外露,粉红的颜色及周边没有任何黑色沉淀,足以证明琴儿是处子之身,最少起码不常做爱;外露的大小阴唇才看到微微隆起的阴蒂及最下方一小圈的肉洞;这样的形状谁看到都想进去游玩一番,但是,今晚能第一次进去游玩的是躺着的老男人…
   
    老刘头看到琴儿这个姿势后,倒是不客气,先是摸摸玉腿,又闻了闻脚趾,摸到大腿根部,粗糙的手指还会划到琴儿的外阴部及阴蒂;琴儿都会不由自主的抖动,这老头观察很细致,仿佛每次的探索并不是满足自己对琴儿完美肉体的占有欲,而是在发掘琴儿的敏感位子,在短暂的抚摸过程中,老刘头发现琴儿的阴蒂、大腿内侧、脚趾很敏感;老头接下来的动作可以说为他后续用他的巨蟒一探琴儿肉穴做了很好的开端。

   老头坐立起来,跪在了床上,琴儿下意识立马M腿压坐着,她以为老刘头忍不住了,谁知道,老刘头伸手握住琴儿的一只脚踝,慢慢拉向自己的方向,经过摸乳房后,老头适合摸透了琴儿的心,主要不粗鲁、轻柔的;琴儿都不会拒绝,一开始粗糙的手掌握到脚踝时,琴儿还使力抵抗,老头察觉了:“放心,你不让我,我不会来硬的,大闺女啊,你的脚趾太美了,我想好好看看。”
   
    老头边说边轻轻的板正琴儿的腿,如施了魔法一般,琴儿也慢慢躺了下去一只脚弓着,一只脚微抬起,整个阴户又面对了老头,老头开始把玩着小腿、脚面、脚踝;有意无意故意嘴鼻喷着热气到脚趾处,每一次,她都会不由自主的阴部颤抖,我不得我不佩服起这个六旬老汉,真的是个调情高手;几次来回琴儿稍微卸下防备,老头看准时机,将琴儿的玉趾含到嘴里,迅速的舔含,琴儿被这一波的舔含,并没有来得及做出大脑的反应反抗,就立马酥软了,不停的扭动臀部,阴部感觉也在吞吐;另一只腿已经从弓着,又扒叉的打开,整个阴户完全暴露在了老刘头面前,老刘头并没急于抚摸那块他痴迷的地方,而是舔食着琴儿的整支脚,手慢慢滑动到了大腿内侧,不停的抚摸,揉搓着,口中吞舔着;一下子,就看到灯光下琴儿的阴部吞吐的频率再慢慢加快,每一次都能流出晶亮透明的液体,臀部也开始无规律的扭动,一直想挣脱的脚趾,老头看准时机放下口中的脚趾,嘴巴迅速的含向琴儿的美乳,一支粗糙的手掌覆盖在了阴户上,随著不断舔含的乳房,老头手指伴随着湿润的阴户不断摩擦着阴蒂,琴儿用手捂着嘴,喉咙发出:“啊…啊…来了…来了…啊…”身子弓起,脚做支撑,腰部使劲,加紧了臀部,一道水柱从阴部喷洒开来,伴随着老刘头手指的滑动,四溅开,这次比上次隔着内裤流出来,还要震撼,琴儿潮吹足足十秒钟…平躺后还在抖动身体,这次老头没像上次被吓呆一旁,而是轻轻的舔含着乳头,抚摸着阴户,琴儿着随着潮吹高潮的余温,发力搂抱着老刘头的颈部;亲吻着他那已经冒汗混杂着喷洒出潮吹体液的光头;琴儿又一次被这老头玩潮吹了,短短的不到半个小时,已经潮吹两次;我在外看到后,羞愧难耐,为什么自己除了淫妻,连个老头的技术都比不上;心里也暗自佩服老头的定力和观察力…我以为老头会趁机一杆进洞的时候,老头却平躺在琴儿身边,把自己的精瘦皮松的手枕在琴儿头下,另一只手轻抚她的胸口,像是帮她舒缓,这老鳖犊子要是年轻个二十岁,我看我的老婆都是你的了,操~
花招套路那么多,你妈还真没看出来!想到这我就恶心不打一处来。

   稍微平缓了,琴儿睁开眼,泪眼婆娑,泪从眼角滑落;突然弓坐起来,脸靠着膝盖哭了起来,老头也坐了起来,轻拍着她后背:“怎么了大闺女,是不是我把你哪弄疼了?”语带愧疚的说道

    琴儿调整了一下状态,从包里拿出张纸巾,擦了擦眼泪:“大爷,谢谢你,不让我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女人,原来女人可以那么开心,我是开心的哭…”说着又默默流下眼泪


                            (10)


    我知道琴儿为什么哭?她哭是为什么我就那么狠心看着她被这个老头玩弄,一次又一次的潮吹,一次又一次尊严在土崩瓦解,一次又一次的期望又失望,期望我能进来夺去那一抹红,然后,她能不羞愧放纵的和这个老男人狂欢,却一再失望中强忍着最后底线崩塌的到来;想到这我良心被深深的质问,非要做得如此决绝吗?自己的女人只希望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留给你,为什么淫妻淫到处夜都给其他人;正当我在深深自责的时候,房内老头浑厚的低吼:“啊…好舒服啊…再深点…”把我拉回现实中。

   里面香艳的画面告诉我还有一下,我的自责就变成琴儿永远的痛了;因为琴儿已经和老头69,帮老头在口交了;他俩在我晃神沉思的时候,已经侧面对我看的方向开始进行口交,因为老头可能不知道帮女人舔,只看到侧面他不断用手抚摸着跨在他头部上方琴儿的阴部,而琴儿则在痛苦的吞吐着那根大于她红唇快小半圈的巨根,老头的巨根在琴儿吞吐的过程中仿佛又大了一些,那个被琴儿口水洗刷一边的大龟头,格外锃亮;吞吐了三四分钟,琴儿开始加上手的撸动,香舌开始滑舔整根阴茎,从硕大的龟头冠沿处到马眼再滑到睾丸,整个老头的阴部都沾满了琴儿的唾液和老头的前列腺液;老头根本没有想射的意思,反而更加雄赳赳气昂昂,这时琴儿已经经不住老头手指攻击下阴蒂带来的冲击,已经痴迷的歪头看着这根眼前已经被她无力撸动起了白泡的巨根,她知道只有这根东西进入体内,才能让这个老东西放弃对她的蹂躏,还有她身体发出来的无穷欲望;她无力的看看房间四周,仿佛能在哪个角落和我对上眼,发出求救信号:“老公你来插我哪怕一下,我就在你面前让你看到我最浪最骚的样子!!”

    最后落在门停留了短暂几秒,老头快频的滑动让琴儿已经失控:“啊…我不要了…不行了…我忍不了了…”

    然都说女人嘴上是假的,身体确是诚实的,在老头看到琴儿发出这些声音后轻轻将她放平躺,然后有些玩味的说:“大闺女,你要是迈不出那一步,你就拾到拾到,叫你老公来接你回家,我这洗个冷水澡,你不在跟前,看不到不想就好了……”说完,手上不老实摸了摸琴儿的嫩脚,这一触碰;彻底击碎了琴儿的防线…

    “大爷,你来吧,我实在受不了了…你操我吧,就像你操你媳妇那样操我…”琴儿恢复了意识决绝地说

    “大闺女,你可别胡来,到此结束大爷也知足了,你心不甘情不愿的,完事你们两夫妻还要过一辈子呢?”老刘头语气坚定地说

    “大爷,我愿意,我愿意你操我,我求你像操你媳妇那样的的操我,今晚你就把我当你媳妇儿,把你这几年憋的劲儿,全使我身上,你要是没操够,我现在立马发信息给那王八叫他回家,今晚我伺候好你!我求你了…”琴儿有些西斯底里的跪在了老头面前

   “那好吧,我年纪大了一整宿肯定是不行了,反正咱都开心了,你就叫他来接你,我这破破烂烂的也不安全,你在这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可付不起这责任,要是你觉得大爷把你操美了,你想大爷了就来找大爷…嘿嘿”老刘头一本正经地说道

   此时我在外面已经留下了眼泪,我不知道这次的决定是不是正确的,琴儿会不会恨我,还会不会爱我?但是,这个老东西彻底将我俩的尊严踩在了地下摩擦;我有点害怕琴儿变成这狗逼老东西的性奴,瞒着我和他发展,被他玩烂了当烂货拿去挣钱,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但是,今晚琴儿的表现,我已经看到这个老东西把琴儿吃得死死的了,我已经恨透了自己,琴儿给了我几次机会就她,我却满足自己的欲望,而弃她不顾,我算什么男人?
   
   房里已经听到了琴儿轻缓的呻吟声,如出谷黄鹂般动听…琴儿平躺着的整个M腿爬开到了最大,老头一手握着他粗壮的阴茎,将他硕大的龟头,在琴儿阴户上摩擦,每一下都让琴儿发出一声和他摩擦节奏的“啊…啊…啊”
  也不知摩擦了多久,泪水仍湿润的眼睛看到老头枯瘦的腰肢发力在手的挤压下,硕大的龟头在琴儿湿润淫水的润滑下,如灵敏的蛇头找到了洞穴般,将琴儿包裹在一线天内的大小阴唇给挤出外翻,由于硕大龟头的进入,琴儿双手拉扯着大腿内侧用力外拉,好像就能让阴道口更大好让整根阴茎顺利进入一样,咬着嘴唇发出阵阵急促的呼吸声,鼻腔奔出不均匀的大气,死死盯着自己的胯部,仿佛告诉老头求你快点吧…老头是乎察觉到了什么,脸上洋溢出一股淫笑:“嘿嘿…老了老了还捡到宝了,那就别怪我了,老伴对不起咯……”说完将龟头往外抽,却只感觉冠沿处被琴儿的阴道口卡得死死的,琴儿被这一扯发出揪心的疼:“你能不能轻点啊,好痛啊……都进来为啥不往里点,还往外拽,扯着我口子火辣辣的好疼啊……啊…”

   老头坏笑着说:“你太紧张了,下面缩着我很难进去,所以要摩蹭一下适应了就好进了…”

   我这傻老婆啊,这老头看出来你是第一次,又在玩你呢…现在木已成舟只能任由这狗逼杀千刀的蹂躏琴儿了,看着老狗逼,抽出龟头,琴儿一声尖叫:“呀…好痛好痛…”下面的大小阴唇已经外翻没来得及回去,阴道口还呈现出了个O型又迅速伴随着琴儿的紧张肛缩变成一个小洞,但是流出了很多淫水,老头看到了,流出的淫水,立马把硕大的龟头摸个蹭亮,又硬挺进入卡着龟头冠沿处;琴儿喉咙发出连续的急促的:“啊…………”
老头反复了两次后,看到淫水上沾着些许的血丝,还揶揄了琴儿一把:“好像真给我捅出例假见红了,大闺女,要不算了?”

    “不要紧的,第一天没大问题”说完咬着嘴唇看着老头龟头处的几处锃亮的淫水挂了些血丝,强忍着泪水羞红了脸

    “那我就当开苞了,媳妇儿,今晚就是咱两的洞房花烛夜了…”说完龟头放到洞口,腰子一挺,龟头陷了进去,这次他可没有再抽出来,而是伴随着琴儿一声:“啊…好痛…轻点…”
一点点推进,十几秒钟的时间,整根粗壮的阴茎一杆到底;老头喉咙发出一声低吼:“太紧了,比我媳妇的还要紧…”

     琴儿已经被一杆到底带来的冲击一直发出不间断疼痛的“啊…啊…啊…”

     老刘头开抚摸着琴儿的美乳,下身缓慢的抽送,幅度很小,几乎整个阴茎一直在琴儿的阴道内微弱的挪动,但是因为硕大的龟头已经顶住了琴儿的花心,每一次轻微的挪动碰撞,都让琴儿的酥麻感减少了疼痛感,从如病人呻吟的疼痛叫声变成了,声音悦耳的低声的淫叫;小幅度的碰撞没多久,老头感觉阴道内越来越湿润,琴儿悦耳的叫床声,也让老头征服的欲望倍增,他还开始大幅度的抽插,一下把龟头拉到卡着冠沿处的地方用后用力捅进去,一下抽出顶着G点处,用硕大的龟头,快速如打桩机一般的抽插;一下变化成快速抽插几十下最后一次啊顶在花心搅动在阴道的鸡巴…

    “啊……好大…好顶啊…太快了,不要啊…受不来哦了…求求你,不要啊大爷,要坏掉了……那里不行啊…慢点啊……”琴儿已经被老头的花招百变弄的花枝乱颤
      短短十分钟,我看到了琴儿可爱的脚趾极度扭曲了两次,我知道她高潮了;老头也知道…所以每次感觉到琴儿高潮要到了,他不是加快速度抽插,就是把琴儿粉嫩的小乳头捏在手里往上提拉,疼痛和高潮的快感让她每一次都如此尽兴…
       老头是乎抽插累了,将鸡巴抽出,一小注淫水随着老头的巨根完全抽出也跟着从阴道口泄了出来,琴儿的水真多,两次潮吹,两次高潮,还能有那么多淫水;琴儿随着阴道内抽出的阴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颤抖舒爽的:“啊…………”
        老头躺在一边,拍了拍琴儿:“你上来吧,我有点累了…”

       琴儿缓缓坐起,散乱的头发,哭肿了的眼睛,我这一刻突然心好痛;当跨上老头身上时,一丝淫水从阴道内流出,琴儿是乎已经被开窍,立马握起老头的阴茎沾搅起那丝淫水,其实沾与不沾,琴儿的肉洞现在已经完全适应老头的阴茎大小了,她只不过下意识的就接着,慢慢的硕大的龟头和黑粗的阴茎陷进了琴儿的胯下,空洞洞后被突然塞满的阴道传来的舒适感让琴儿不由自主地发出:“啊…好舒服啊…太爽了…”
双手自己揉摸起自己的丰乳,也学着老头捏搓着乳头,下身死死的贴紧老头的腹部,不停的腰部臀部前后摇动,生怕下一刻老头又把这个宝贝抽走了;随着花心摩擦的变化,琴儿开始抬高臀部每一下都死命往下落,一次比一次高,一次比一次频率快,一只手揉搓着乳头,一只手快速拨弄着隆起的阴蒂,仰头摇晃着嘴里吐着芬芳气息伴随着每下起落的频率发出:“啊…啊…不行了,要来了…要来了,救命啊…给我,我还要,给我,快啊…给我……快啊…”
   最后琴儿抽出老头阴茎,快速揉搓阴蒂,又一次潮吹了,这次水量不多,但老头的阴茎身上都被琴儿淫水撒满…琴儿瘫爬在老头干瘪的身上,老头不时用勃起的阴茎跳动的击打着琴儿的翘臀;笑着说:“这就不行了,我还没快活呢!”

    琴儿失神地摇摇头,贴着他湿润的胸前说:“不行了,那里要坏了,我感激下面风吹进来都生疼了”

    “哈哈哈哈哈,哪有那么要紧,都说只有累死牛,没有操死的娘们儿…”老头嬉皮笑脸开着黄腔,摸着琴儿的背

    “那也不能你快活,我这还硬着算个什么事啊,你帮我想想办法…你们年轻人经历的多,办法也多…”说完,老头又拍了拍琴儿的翘臀…

     我的角度看到琴儿的阴户已经有些面目全非,从一开始的一线天,到现在阴蒂突起,大小阴唇外翻有一侧已经红肿,阴道口感觉已经定型了一个一块硬币的圆形洞口;我从他们做爱到现在全场都是心痛及眼里不断涌出热泪,我好好的娇妻却变成这个老鳖犊子的棍下玩物…我内心的自责已经盖过了原本想要的欲望。

     “我口交也口了,下面也让你用了,你这老东西太厉害,我完全没办法了”琴儿无力地回答
     “全身上下除了屁股的洞洞都让你使了,你没射我也没办法了,你自己想办法吧,我休息一下就走了……”琴儿是乎恢复理智地说

     “大闺女,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求我,你操你都不走,伺候好我,这么说翻脸就翻脸!”老东西有些恼怒

     “老头,我是有老公的,而且你也知道一开始咱就是奔着这个去的,难道就因为你这根丑东西,我和我老公离了,和你搭伙过日子,老东西你想什么呢?”此刻已经从老头身上站起来的琴儿,用脚轻踢了一下老头的阴茎说道

     “你看这不是软了吗?还要我想办法,你这老头真把这根臭肉团当宝贝,老娘需要它,你就是大爷,老娘腻了,你就还是那个在我老公面前唯唯诺诺的老不死!”可能被一连串妻子的讽刺,老头的阴茎失去了起初的威风,耷拉了下来变成一团黑黑的肉团;

     “老不死的,本来听你的故事我挺为你和你老伴感动的,最开始我那王八老公留我在这,我也看出你是个有色无胆的色胚;想着给你点甜头,帮你舒服舒服,你都也还挺听话,叫你洗澡洗澡,叫你不能强来就不能强来…”此时已经带上胸罩和上衣的琴儿说道
   
     “谁知道,你这老王八,敢戏弄老娘,我是被你的调情给征服了,征服到了我想让你操死我,求你操我;你帮我含脚趾的时候;我甚至想着和我那王八老公说让你当我的固定对象;谁知道你个老不死的,敢拿我的贞操戏弄我?”穿好短裙的琴儿,居高临下手里握着湿透了的内裤和丝袜;鄙视地看着恼怒而不敢言语的老刘头;

   “我选的你,苦果我咽了,我老公不出来我不恨他,我给了他选择,也给了自己选择;但是,你这个老王八,三番两次拿我贞操开苞当玩笑;最后到手了还羞辱我…”眼泛泪花的琴儿,下床穿好鞋的后回过头

   “老不死这条内裤和丝袜有你媳妇儿我的味道,你留着慢慢硬起来的时候慢慢撸吧…”说完将内裤和丝袜丢在了老头的脸上

   这一幕的转变我突然间被重击了,我还在想难道琴儿要用屁眼给老头泻火,我还以为琴儿会恨我变成这老不死的性奴?我还以为我就要失去这个为我牺牲最多、最爱我的女人的时候?她竟然用了杀人诛心的方法让这老鳖犊子羞愧难当…这还是我那个柔弱、美丽的娇妻吗?正当我还陷入沉思当中,我的电话响起了…

   “你在哪呢?绿帽老公,我都出来了,你还看那老不死打飞机吗?”那头琴儿语调柔软的训斥
    “我被你霸气外泄的反击吓傻了,没缓过神,你在哪呢?”我阿谀奉承的回复…
     “在巷子口,快点过来背我,我下面好痛啊……这老东西,真不是自己媳妇儿不懂怜香惜玉,往死里操,我现在快站不住,别废话快点滚过来呀”琴儿有些怒火未完的发泄的从电话里烧到我耳膜…

     “马上马上…三十秒…”电话挂后,我看了一眼老刘头,痴痴傻傻的发笑看着手上的丝袜;突然有种莫名的凄凉…

     我三步并作两步跑到琴儿面前,看着她散落的头发,憔悴的脸庞,主要那对哭红肿的大眼睛还流下了眼泪。

     我一把抱住琴儿,她如劫后余生般大哭出声:“你这个坏老公,为什么非要逼我……为什么让我如此下贱…啊……”一颗颗泪珠侵湿我的胸膛

      看着哭到抽搐的琴儿,我用力拥紧她:“是我不好,只顾着自己的私欲,让宝贝受委屈了;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我只爱你一个,疼你一个”

      “老公…公…你你…不会嫌 嫌 嫌弃我,嫌弃我脏…嗷啊…然后就不要我了吧?”哭得断断续续的琴儿说着

     “怎…怎…么可可能…谁嫌嫌嫌弃你,天天天打…打五雷轰”看着我学着琴儿的语调,她破涕为笑,扭了我一下

     “哎哟,扭死我好改嫁啊?”我呲着牙说

     “你死了,我也马上就自杀,反正老娘已经享受了最快活的性爱,死也要做你老婆,做鬼也要给你带绿帽…”刚才小辣椒的本性又显现…

   我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可人儿,和她拥吻在一起……

[ 本帖最后由 killselang 于 2020-2-14 19:15 编辑 ]
7

TOP

这个爽文看的舒服。这个和之前有个书名差不多的文章跟这篇一样的吗,总感觉肉戏还是不过瘾,跟老头应该再时间长点。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2-28 20:50